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go
国学知识

猴哥带你读懂史记第三十三讲、轻生重诺的猛士刺客

作者:猴哥国学知识

  《猴哥带你读懂史记

  第三板块、《史记》群星闪耀的华夏经典人格

  第三十三讲、轻生重诺的猛士刺客

  今天继续讲《史记》中的群像人格,今天的主题是:刺客。

  其实关于《史记》中的《刺客列传》,之前我在讲荆轲时就曾经给你讲过一部分。不过,虽然荆轲是主角,但是这一篇毕竟不叫“荆轲列传”,《刺客列传》仍然是一个群像传记。

  而且司马迁在写这一篇的时候,采用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写法。这个写法就是,在讲完一个人物后,会说:其后若干年,某地有某人。

  比如,《刺客列传》里第一个出场的,是春秋时代的鲁国大将曹沫。讲完他的事迹后,司马迁会说:“其后百六十有七年而吴有专诸之事”。也就是,曹沫的事迹发生一百六十七年后,吴国又出现了专诸的事迹。专诸的事迹讲完后,司马迁又说:“其后七十余年而晋有豫让之事”,如此环环相扣,直到最后一人。

  像这样跨时段、连续多次出现“某人后若干年有某人”这个笔法,在《史记》里一共出现过三次,分别在《刺客列传》《滑稽列传》以及《太史公自序》。

  这种写法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正如我在第一单元已经讲过的那样,司马迁之所以出任太史令并著述《史记》,是因为父亲司马谈临终前托付的遗志。司马迁在说到这个遗志时,就用了周公后五百年有孔子,孔子去世至今又即将五百年的写法。你可以看到,司马迁在写他认为非常重要的传承的时候,往往会用到这样的笔法。

  那么在一群刺客身上,有什么重要的高贵精神值得传承呢?在司马迁笔下,刺客都是一些什么人呢?

  下面就让我们结合《刺客列传》,来看司马迁笔下这群刺客的人格形象。

  慷慨激烈

  说起司马迁笔下的刺客,最容易注意到的共同特点,就是他们的手段慷慨激烈,他们为了达到目的所采取的行动可以说是惊世骇俗。

  我们先看看这些人都做了什么。

  第一个刺客曹沫,他其实是鲁国的将军。他利用齐国和鲁国国君会盟,签订盟约的机会,劫持了齐国国君齐桓公,逼迫对方退还侵占鲁国的土地。这个做法是目前可知的,历史上第一次在国君之间的重大会议上,采取劫持行动的案例,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第二个刺客专诸刺杀吴王,是把武器藏在鱼肚子里,然后装扮成厨师,在上菜的时候袭击吴王。

  第三个刺客豫让,为了给主公报仇,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行刺赵襄子。这个赵襄子,就是奠定了后来战国七雄之一赵国基业的,赵氏家族的首领。

  为了接近目标,豫让先是伪装成低贱的工人,去修理厕所。在行踪暴露之后,为了再次刺杀,豫让做出了更极端的行为,他“漆身为厉,吞炭为哑”,也就是全身涂满油漆,让身体溃烂,长满恶疮,又吞下火炭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使自己的样貌不可辨认。

  但是,很不幸,他的行刺最终还是失败了。临死前,豫让只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获得赵襄子的衣服,进而通过击打这件衣服,以报答主公的知遇之恩。赵襄子满足了豫让的要求。豫让把赵襄子的衣服展开在地上,挥剑跳起,连续砍击衣服三下后拔剑自杀。

  第四个刺客聂政,帮助韩国贵族严仲子报仇。他要袭击的目标是韩国的国相侠累。面对戒备森严的国相府,聂政反其道而行之,故意在光天化日之下,从正门发起强攻,一举杀掉了侠累。

  这一段司马迁将聂政刻得尤其慷慨激烈。当时,韩国的国相侠累刚好坐在堂上,身边手里拿着兵器,守卫的人非常多。在重兵防守之下,司马迁用了四个字,“聂政直入”,他武艺高超,直接杀进堂上,刺杀了侠累。左右的卫士根本来不及反应,乱作一团。

  成功刺杀侠累之后,聂政没有离开。司马迁紧接着又写,聂政先是毁坏自己的容貌,挖出双眼,又自己剖腹,腹中的肠子都流了出来,只为不被人认出身份,以此保护雇主和亲人的安全。

  杖剑至韩,韩相侠累方坐府上,持兵戟而卫侍者甚众。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左右大乱,聂政大呼,所击杀者数十人,因自皮面决眼,自屠出肠,遂以死。(《史记·刺客列传》)

  第五个刺客是荆轲,他利用地图和秦王仇人的人头,接近秦王,把匕首藏在地图里,进行突袭。

  《刺客列传》中的这五个人,都是想别人不敢想,做别人不敢做,豁出命去执行任务。而且无论他们最终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们的手段都可以说得上是出人意料、慷慨激烈。也因此,后人常常用杀手来理解刺客,认为这就是一群亡命之徒。但在我看来,这就不免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比如,刚刚讲过的聂政。当时,严仲子想杀政敌——韩国的相国侠累,奉送重金给聂政。聂政直接拒绝了,并且说:“我的母亲还在,我的生命还不能随便许托给别人。”在聂母死了以后,聂政才答应做严仲子的刺客。

  你可以看到,在司马迁笔下,刺客对于答应对方这件事是很慎重的,不轻易许诺。可是当这些人一旦答应,就坚决完成刺杀任务,不再顾及自己的生命。这种重视生命,却仍旧甘愿以必死的决心去完成任务的刺客,和纯粹的亡命之徒有着天壤之别。

  证明自我

  说到这里,你可能想问,为什么这些重视生命的人,却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做最危险的事情呢?这就要说到刺客的第二个特点,向知己证明自我的信念感。知己就是了解、赏识,并且信任自己的人。而“知己”这两个字,也一再在《刺客列传》中被司马迁提及。

  而刺客豫让的事迹尤其典型。

  豫让是晋国人,曾经先后为范氏和中行氏这两大家族办事,没有得到重用,豫让又改投智伯门下。后来,智伯被赵、韩、魏三家联合击灭,赵襄子最恨智伯,把他的头骨刷上漆作饮器。

  豫让逃跑到山中,说了这样一句话:“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然后又说,如今智伯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一定要拼死为他报仇,这样就算死了,我的灵魂也不会感到羞愧了。

  豫让遁逃山中,曰:“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说己者容。今智伯知我,我必为报仇而死,以报智伯,则吾魂魄不愧矣。”乃变名姓为刑人,入宫涂厕,中挟匕首,欲以刺襄子。(《史记·刺客列传》)

  但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说豫让是为了给以前的主公报仇,为什么他只替智伯报仇呢?而且智伯是消灭了范氏和中行氏两大家族的主谋,但没听说豫让给这两个家族中的任何一个报仇。豫让反而追随智伯,当了智伯的家臣。而现在赵襄子打败了智伯,豫让为什么不像之前那样,追随新的胜利者,而是非要给智伯报仇呢?

  赵襄子抓到豫让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困惑他很久的问题。

  面对赵襄子的质问,豫让很从容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他说,其他两个家族的族长,都是把他当寻常人看待,只有智伯把他当国士看待。所以,豫让就要证明,自己无愧于智伯的评价和信任。

  于是襄子乃数豫让曰:“子不尝事范、中行氏乎?智伯尽灭之,而子不为报仇,而反委质臣于智伯。智伯亦已死矣,而子独何以为之报仇之深也?”豫让曰:“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皆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至于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史记·刺客列传》)

  再看刺客曹沫,他作为鲁国的将军,和齐国作战,连战连败。正常情况下,打了这么多败仗,将军无疑是要承担责任的。但是,鲁国的国君鲁庄公却没有责罚曹沫,还继续让曹沫做将军。正是鲁庄公的理解和信任,令曹沫决定以非常手段进行回报。于是,才有了曹沫劫持齐桓公,逼迫齐桓公归还鲁国国土的一幕。

  曹沫者,鲁人也,以勇力事鲁庄公。庄公好力。曹沫为鲁将,与齐战,三败北。鲁庄公惧,乃献遂邑之地以和。犹复以为将。(《史记·刺客列传》)

  同样,刺客专诸,则是要报答豪杰伍子胥和吴国贵族公子光的知遇之恩,而去刺杀吴王,帮助公子光夺回本来该属于他的王位。而刺客聂政为严仲子刺杀韩相侠累,理由正是“老母今以天年终,政将为知己者用。”意思是,如今母亲已经寿终正寝了,我应当为了解自己的人去效力了。

  这五个人的非常举动,首先是报答知己的知遇之恩,更是自我价值的彰显,是为了告诉世人,某某人没有看错我。而我为了完成这个承诺,甚至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

  这就是司马迁笔下的刺客。在《史记》中,刺客不仅仅是实施谋杀或者暗杀的人,更是对自己的信仰有着坚定追求,轻生重诺、杀身成仁以证明自我的猛士。“刺客”这个名词虽然不是司马迁发明的,但司马迁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给刺客群体立传,并赋予了他们独特的精神气质的史学家,从此深刻地影响了中国侠义文化精神。

  总结

  好,我来总结一下这一讲的内容。

  今天这一讲,我分析了司马迁笔下,刺客群体的人格特点。在华夏历史中,刺客常常和杀手混为一谈,是司马迁为刺客进行了证名,将那些以慷慨激烈的手段,赌上性命,完成任务的人,以“刺客”命名,并在《刺客列传》中赋予了这群人为知己者死,证明自我的精神内核。但是,有些人依然常常用“杀手”来理解刺客,这就不免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后世刺杀楼兰王的傅介子,劫持匈奴大将的田虑,以及所有以非常手段进行自我证明的英雄豪杰,在他们身上都可以看到刺客们的身影。

  最后,再留一道思考题:在《刺客列传》的五个人物里,最打动你的是谁?请写下你的感触和想法。

猴哥带你读懂史记第
阅读全文
猜您喜欢
国学推荐
唐诗三百首成语字数古诗词鉴赏大全古诗三百首大全宋词三百首三字成语先秦诗人立春寓言故事古诗词考题全唐诗古诗十九首四字成语两汉诗人小学生必背古诗70首雨水全宋词小学古诗大全五字成语魏晋诗人

猴哥带你读懂史记第三十三讲、轻生重诺的猛士刺客

国学梦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22 国学梦 M.GuoXueMeng.Com

皖ICP备160110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