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go
隋书

列传·卷二十一

作者:魏征等隋书[挑错/完善]

  ○卢恺

  卢恺,字长仁,涿郡范阳人也。父柔,终于魏中书监。恺性孝友,神情爽悟, 略涉书记,颇解属文。周齐王宪引为记室。其后袭爵容城伯,邑千一百户。从宪伐 齐,恺说柏杜镇下之。迁小吏部大夫,增邑七百户。染工上士王神欢者,尝以赂自 进,冢宰宇文护擢为计部下大夫。恺谏曰:“古者登高能赋,可为大夫,求贤审官, 理须详慎。今神欢出自染工,更无殊异,徒以家富自通,遂与搢绅并列,实恐惟鹈 之刺,闻之外境。”护竟寝其事。建德中,增邑二百户。岁馀,转内史下大夫。武 帝在云阳宫,敕诸屯简老牛,欲以享士。恺进谏曰:“昔田子方赎老马,君子以为 美谈。向奉明敕,欲以老牛享士,有亏仁政。”帝美其言而止。转礼部大夫,为聘 陈使副。先是,行人多从其国礼,及恺为使,一依本朝,陈人莫能屈。四年秋,李 穆攻拔轵关、柏崖二镇,命恺作露布,帝读之大悦,曰:“卢恺文章大进,荀景倩 故是令君之子。”寻授襄州总管司录,转治中。大象元年,征拜东京吏部大夫。开 皇初,加上仪同三司,除尚书吏部侍郎,进爵为侯,仍摄尚书左丞。每有敷奏,侃 然正色,虽逢喜怒,不改其常。帝嘉恺有吏干,赐钱二十万,并赉杂彩三百匹,加 散骑常侍。八年,上亲考百僚,以恺为上。恺固让,不敢受,高祖曰:“吏部勤干, 旧所闻悉。今者上考,佥议攸同,当仁不让,何愧之有!皆在朕心,无劳饰让。” 岁馀,拜礼部尚书,摄吏部尚书事。会国子博士何妥与右仆射苏威不平,奏威阴事。 恺坐与相连,上以恺属吏。宪司奏恺曰:“房恭懿者,尉迟迥之党,不当仕进。威、 恺二人曲相荐达,累转为海州刺史。又吏部预选者甚多,恺不即授官,皆注色而遣。 威之从父弟彻、肃二人,并以乡正征诣吏部。彻文状后至而先任用,肃左足挛蹇, 才用无算,恺以威故,授朝请郎。恺之朋党,事甚明白。”上大怒曰:“恺敢将天 官以为私惠!”恺免冠顿首曰:“皇太子将以通事舍人苏夔为舍人,夔即苏威之子, 臣以夔未当迁,固启而止。臣若与威有私,岂当如此!”上曰:“苏威之子,朝廷 共知,卿乃固执,以徼身幸。至所不知者,便行朋附,奸臣之行也。”于是除名为 百姓。未几,卒于家。自周氏以降,选无清浊,及恺摄吏部,与薛道衡、陆彦师等 甄别士流,故涉党固之谮,遂及于此。子义恭嗣。

  ○令狐熙

  令狐熙,字长熙,炖煌人也,代为西州豪右。父整,仕周,官至大将军、始、 丰二州刺史。熙性严重,有雅量,虽在私室,终日俨然。不妄通宾客,凡所交给, 必一时名士。博览群书,尤明《三礼》,善骑射,颇知音律。起家以通经为吏部上 士,寻授都督、辅国将军,转夏官府都上士,俱有能名。以母忧去职,殆不胜丧。 其父戒之曰:“大孝在于安亲,义不绝嗣。吾今见存,汝又只立,何得过尔毁顿, 贻吾忧也!”熙自是稍加饘粥。服阕,除小驾部,复丁父忧,非杖不起,人有闻其 哭声,莫不为之下泣。河阴之役,诏令墨缞从事,还授职方下大夫,袭爵彭阳县公, 邑二千一百户。及武帝平齐,以留守功,增邑六百户。进位仪同,历司勋、吏部二 曹中大夫,甚有当时之誉。高祖受禅之际,熙以本官行纳言事。寻除司徒左长史, 加上仪同,进爵河南郡公。时吐谷浑寇边,以行军长史从元帅元谐讨之,以功进位 上开府。会蜀王秀出镇于蜀,纲纪之选,咸属正人,以熙为益州总管长史。未之官, 拜沧州刺史。时山东承齐之弊,户口簿籍类不以实。熙晓谕之,令自归首,至者一 万户。在职数年,风教大洽,称为良二千石。开皇四年,上幸洛阳,熙来朝,吏民 恐其迁易,悲泣于道。及熙复还,百姓出境迎谒,欢叫盈路。在州获白乌、白麞、 嘉麦,甘露降于庭前柳树。八年,徙为河北道行台度支尚书,吏民追思,相与立碑 颂德。及行台废,授并州总管司马。后征为雍州别驾。寻为长史,迁鸿胪卿。后以 本官兼吏部尚书,往判五曹尚书事,号为明干,上甚任之。及上祠太山还,次汴州, 恶其殷盛,多有奸侠,于是以熙为汴州刺史。下车禁游食,抑工商,民有向街开门 者杜之,船客停于郭外星居者,勒为聚落,侨人逐令归本,其有滞狱,并决遣之, 令行禁止,称为良政。上闻而嘉之,顾谓侍臣曰:“邺都天下难理处也。”敕相州 刺史豆卢通,令习熙之法。其年来朝,考绩为天下之最,赐帛三百匹,颁告天下。 上以岭南夷、越数为反乱,征拜桂州总管十七州诸军事,许以便宜从事,刺史以下 官得承制补授。给帐内五百人,赐帛五百匹,发传送其家累,改封武康郡公。熙至 部,大弘恩信,其溪洞渠帅更相谓曰:“前时总管皆以兵威相胁,今者乃以手教相 谕,我辈其可违乎?”于是相率归附。先是,州县生梗,长吏多不得之官,寄政于 总管府。熙悉遣之,为建城邑,开设学校,华夷感敬,称为大化。时有宁猛力者, 与陈后主同日生,自言貌有贵相,在陈日,已据南海,平陈后,高祖因而抚之,即 拜安州刺史。然骄倨,恃其阻险,未尝参谒。熙手书谕之,申以交友之分。其母有 疢,熙复遗以药物。猛力感之,诣府请谒,不敢为非。熙以州县多有同名者,于是 奏改安州为钦州,黄州为峰州,利州为智州,德州为欢州,东宁为融州,上皆从之。 在职数年,上表曰:“臣忝寄岭表,四载于兹,犬马之年,六十有一。才轻任重, 愧惧兼深,常愿收拙避贤,稍免官谤。然所管遐旷,绥抚尤难,虽未能顿革夷风, 颇亦渐识皇化。但臣夙患消渴,比更增甚,筋力精神,转就衰迈。昔在壮齿,犹不 如人,况今年疾俱侵,岂可犹当重寄!请解所任。”优诏不许,赐以医药。熙奉诏, 令交州渠帅李佛子入朝。佛子欲为乱,请至仲冬上道,熙意在羁縻,遂从之。有人 诣阙讼熙受佛子赂而舍之,上闻而固疑之。既而佛子反问至,上大怒,以为信然, 遣使者锁熙诣阙。熙性素刚,郁郁不得志,行至永州,忧愤发病而卒,时年六十三。 上怒不解,于是没其家财。及行军总管刘方擒佛子送于京师,言熙实无赃货,上乃 悟,于是召其四子,听预仕焉。少子德棻,最知名。

  ○薛胄

  薛胄,字绍玄,河东汾阴人也。父端,周蔡州刺史。胄少聪明,每览异书,便 晓其义。常叹训注者不会圣人深旨,辄以意辩之,诸儒莫不称善。性慷慨,志立功 名。周明帝时,袭爵文城郡公。累迁上仪同,寻拜司金大夫,后加开府。高祖受禅, 擢拜鲁州刺史,未之官,检校庐州总管事。寻除兖州刺史。及到官,系囚数百,胄 剖断旬日便了,囹圄空虚。有陈州人向道力者,伪作高平郡守,将之官,胄遇诸途, 察其有异,将留诘之。司马王君馥固谏,乃听诣郡。既而悔之,即遣主簿追禁道力。 有部人徐俱罗者,尝任海陵郡守,先是已为道力伪代之。比至秩满,公私不悟。俱 罗遂语君馥曰:“向道力以经代俱罗为郡,使君岂容疑之?”君馥以俱罗所陈,又 固请胄。胄呵君馥曰:“吾已察知此人诈也。司马容奸,当连其坐!”君馥乃止。 遂往收之,道力惧而引伪。其发奸摘伏,皆此类也,时人谓为神明。先是,兖州城 东沂、泗二水合而南流,泛滥大泽中,胄遂积石堰之,使决令西注,陂泽尽为良田。 又通转运,利尽淮海,百姓赖之,号为薛公丰兖渠。胄以天下太平,登封告禅,帝 王盛烈,遂遣博士登太山,观古迹,撰《封禅图》及仪上之。高祖谦让不许。后转 郢州刺史,前后俱有惠政。征拜卫尉卿,寻转大理卿,持法宽平,名为称职。后迁 刑部尚书。时左仆射高颎稍被疏忌,及王世积之诛也,颎事与相连,上因此欲成颎 罪。胄明雪之,正议其狱。由是忤旨,械系之,久而得免。检校相州事,甚有能名。 会汉王谅作乱并州,遣伪将綦良东略地,攻逼慈州。刺史上官政请援于胄,胄畏谅 兵锋,不敢拒,良又引兵攻胄,胄欲以计却之,遣亲人鲁世范说良曰:“天下事未 可知,胄为人臣,去就须得其所,何遽相攻也?”良于是释去,进图黎阳。及良为 史祥所攻,弃军归胄。朝廷以胄怀贰心,锁诣大理。相州吏人素怀其恩,诣阙理胄 者百馀人,胄竟坐除名,配防岭南,道病卒。有子、献,并知名。

  ○宇文弼

  宇文弼,字公辅,河南洛阳人也,其先与周同出。祖直力觐,魏巨鹿太守。父 珍,周宕州刺史。弼慷慨有大节,博学多通,仕周为礼部上士。尝奉使邓至国及黑 水、龙涸诸羌,前后降附三十馀部。及还,奉诏修定《五礼》,书成奏之,赐公田 十二顷,粟百石。累迁少吏部,擢八人为县令,皆有异绩,时以为知人。转内史都 上士。武帝将出兵河阳以伐齐,谋及臣下,弼进策曰:“齐氏建国,于今累叶,虽 曰无道,籓屏之寄,尚有其人。今之用兵,须择其地。河阳冲要,精兵所聚,尽力 攻围,恐难得志。如臣所见,彼汾之曲,戍小山平,攻之易拔。用武之地,莫过于 此,愿陛下详之。”帝不纳,师竟无功。建德五年,大举伐齐,卒用弼计。弼于是 募三辅豪侠少年数百人以为别队,从帝攻拔晋州。身被三创,苦战不息,帝奇而壮 之。后从帝平齐,以功拜上仪同,封武威县公,邑千五百户,赐物千五百段,奴婢 百五十口,马牛羊千馀头,拜司州总管司录。宣帝嗣位,迁左守庙大夫。时突厥寇 甘州,帝令侯莫陈昶率兵击之,弼为监军。谓昶曰:“黠虏之势,来如激矢,去若 绝弦,若欲追蹑,良为难及。且宜选精骑,直趋祁连之西。贼若收军,必自蓼泉之 北,此地险隘,兼复下湿,度其人马,三日方度,缓辔追讨,何虑不及?彼劳我逸, 破之必矣。若邀此路,真上策也。”昶不能用之,西取合黎,大军行迟,虏已出塞。 其年,弼又率兵从梁士彦攻拔寿阳,寻改封安乐县公,增邑六百户,赐物六百段, 加以口马。除浍州刺史,俄转南司州刺史。后司马消难之奔陈也,弼追之不及。遇 陈将樊毅,战于漳口,自旦及午,三战三捷,虏获三千人。除黄州刺史,寻转南定 州刺史。开皇初,以前功封平昌县公,加邑一千二百户,入为尚书右丞。时西羌内 附,诏弼持节安集之,置盐泽、蒲昌二郡而还。迁尚书左丞,当官正色,为百僚所 惮,三年,突厥寇甘州,以行军司马从元帅窦荣定击破之。还除太仆少卿,转吏部 侍郎。平陈之役,杨素出信州道,令弼持节为诸军节度,仍领行军总管。刘仁恩之 破陈将吕仲肃也,弼有谋焉。加开府,擢拜刑部尚书,领太子虞候率。上尝亲临释 奠,弼与博士论议,词致清远,观者属目。上大悦,顾谓侍臣曰:“朕今睹周公之 制礼,见宣尼之论孝,实慰朕心。”于是颁赐各有差。时朝廷以晋阳为重镇,并州 总管必属亲王,其长史、司马亦一时高选。前长史王韶卒,以弼有文武干用,出为 并州长史。俄以父艰去职,寻诏起之。十八年,辽东之役,授元帅汉王府司马,仍 寻领行军总管。军还之后,历朔、代、吴三州总管,皆有能名。炀帝即位,征拜刑 部尚书,仍持节巡省河北。还除泉州刺史。岁馀,复拜刑部尚书,寻转礼部尚书。 弼既以才能着称,历职显要,声望甚重,物议时谈,多见推许,帝颇忌之。时帝渐 好声色,尤勤远略,弼谓高颎曰:“昔周天元好声色而国亡,以今方之,不亦甚乎?” 又言:“长城之役,幸非急务。”有人奏之,竟坐诛死,时年六十二,天下冤之。 所着辞赋二十馀万言,为《尚书》、《孝经注》行于时。有子俭、瑗。

  ○张衡

  张衡,字建平,河内人也。祖嶷,魏河阳太守。父光,周万州刺史。衡幼怀志 尚,有骨鲠之风。年十五,诣太学受业,研精覃思,为同辈所推。周武帝居太后忧, 与左右出猎,衡露发舆榇,扣马切谏。帝嘉焉,赐衣一袭,马一匹,擢拜汉王侍读。 衡又就沈重受《三礼》,略究大旨。累迁掌朝大夫。高祖受禅,拜司门侍郎。及晋 王广为河北行台,衡历刑部、度支二曹郎。后以台废,拜并州总管掾。及王转牧扬 州,衡复为掾,王甚亲任之。衡亦竭虑尽诚事之,夺宗之计,多衡所建也。以母忧 去职,岁馀,起授扬州总管司马,赐物三百段。开皇中,熙州李英林聚众反,署置 百官,以衡为行军总管,率步骑五万人讨平之。拜开府,赐奴婢一百三十口,物五 百段,金银杂畜称是。及王为皇太子,拜衡右庶子,仍领给事黄门侍郎。炀帝嗣位, 除给事黄门侍郎,进位银青光禄大夫,俄迁御史大夫,甚见亲重。大业三年,帝幸 榆林郡,还至太原,谓衡曰:“朕欲过公宅,可为朕作主人。”衡于是驰至河内, 与宗族具牛酒。帝上太行,开直道九十里,以抵其宅。帝悦其山泉,留宴三日,因 谓衡曰:“往从先皇拜太山之始,途经洛阳,瞻望于此,深恨不得相过,不谓今日 得谐宿愿。”衡俯伏辞谢,奉斛上寿。帝益欢,赐其宅傍田三十顷,良马一匹,金 带,缣彩六百段,衣一袭,御食器一具。衡固让,帝曰:“天子所至称幸者,盖为 此也,不足为辞。”衡复献食于帝,帝令颁赐公卿,下至卫士,无不沾洽。衡以籓 邸之旧,恩宠莫与为比,颇自骄贵。明年,帝幸汾阳宫,宴从官,特赐绢五百匹。 时帝欲大汾阳宫,令衡与纪弘整具图奏之。衡承间进谏曰:“比年劳役繁多,百姓 疲敝,伏愿留神,稍加折损。”帝意甚不平。后尝目衡谓侍臣曰:“张衡自谓由其 计,令我有天下也。”时齐王暕失爱于上,帝密令人求暕罪失。有人谮暕违制, 将伊阙令皇甫诩从之汾阳宫。又录前幸涿郡及祠恆岳时,父老谒见者衣冠多不整。 帝谴衡以宪司皆不能举正,出为榆林太守。明年,帝复幸汾阳宫,衡督役筑楼烦城, 因而谒帝。帝恶衡不损瘦,以为不念咎,因谓衡曰:“公甚肥泽,宜且还郡。”衡 复之榆林。俄而敕衡督役江都宫。有人诣衡讼宫监者,衡不为理,还以讼书付监, 其人大为监所困。礼部尚书杨玄感使至江都,其人诣玄感称冤。玄感固以衡为不可。 及与衡相见,未有所言,又先谓玄感曰:“薛道衡真为枉死。”玄感具上其事,江 都丞王世充又奏衡频减顿具。帝于是发怒,锁衡诣江都市,将斩之,久而乃释,除 名为民,放还田里。帝每令亲人觇衡所为。八年,帝自辽东还都,衡妾言衡怨望, 谤讪朝政,竟赐尽于家。临死大言曰:“我为人作何物事,而望久活!”监刑者塞 耳,促令杀之。义宁中,以死非其罪,赠大将军、南阳郡公,谥曰忠。有子希玄。

  ○杨汪

  杨汪,字元度,本弘农华阴人也,曾祖顺,徙居河东。父琛,仪同三司,及汪 贵,追赠平乡县公。汪少凶疏,好与人群斗,拳所殴击,无不颠踣。长更折节勤学, 专精《左氏传》,通《三礼》。解褐周冀王侍读,王甚重之,每曰:“杨侍读德业 优深,孤之穆生也。”其后问《礼》于沈重,受《汉书》于刘臻,二人推许之曰: “吾弗如也。”由是知名,累迁夏官府都上士。及高祖居相,引知兵事,迁掌朝下 大夫。高祖受禅,赐爵平乡县伯,邑二百户。历尚书司勋兵部二曹侍郎、秦州总管 长史,名为明干。迁尚书左丞,坐事免。后历荆、洛二州长史,每听政之暇,必延 生徒讲授,时人称之。数年,高祖谓谏议大夫王达曰:“卿为我觅一好左丞。”达 遂私于汪曰:“我当荐君为左丞,若事果,当以良田相报也。”汪以达所言奏之, 达竟以获罪,卒拜汪为尚书左丞。汪明习法令,果于剖断,当时号为称职。炀帝即 位,守大理卿。汪视事二日,帝将亲省囚徒。其时系囚二百馀人,汪通宵究审,诘 朝而奏,曲尽事情,一无遗误,帝甚嘉之。岁馀,拜国子祭酒。帝令百僚就学,与 汪讲论,天下通儒硕学多萃焉,论难锋起,皆不能屈。帝令御史书其问答奏之,省 而大悦,赐良马一匹。大业中,为银青光禄大夫。及杨玄感反河南,赞治裴弘策出 师御之,战不利,弘策出还,遇汪而屏人交语。既而留守樊子盖斩弘策,以状奏汪, 帝疑之,出为梁郡通守。后李密已逼东都,其徒频寇梁郡,汪勒兵拒之,频挫其锐。 炀帝崩,王世充推越王侗为主,征拜吏部尚书,颇见亲委。及世充僭号,汪复用事, 世充平,以凶党诛死。

  史臣曰:卢恺谏说可称,令狐熙所居而治,薛胄执宪平允,宇文弼声望攸归, 张衡以鲠正立名,杨汪以学业自许。然皆有善始,鲜克令终,九仞之基,俱倾于一 匮,惜哉!夫忠为令德,施非其人尚或不可,况托足邪径,而又不得其人者欤!语 曰:“无为权首,将受其咎。”又曰:“无始祸,无召乱。”张衡既召乱源,实为 权首,动不以顺,其能不及于此乎?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卢恺

  卢恺,字长仁,涿郡范阳人。

  父亲卢柔,死在西魏中书监上。

  卢恺生性孝顺友爱,神情聪悟,略涉文献,善于写文章。

  北周齐王宇文宪,任他为记室。

  这以后袭爵位,当容城伯,食邑一千一百户。

  随宇文宪讨伐北齐,卢恺游说柏杜镇,让该镇投降。

  卢恺升任小吏部大夫,增加食邑七百户。

  染工上士王神欢,曾贿赂人,想升官,冢宰宇文护提拔他当计部下大夫。

  卢恺劝谏宇文护说:“古时能登高赋诗的,可以当大夫。

  求贤人委官职,理应审慎。

  现在王神欢出身于染工,又无特殊之处,只因家中富有,自求当官,就与士大夫并列,恐怕讥讽之声要传到国外去。”宇文护终于让这事作罢。

  建德年间(572~577),卢恺增加食邑二百户。

  一年多后,转任内史下大夫。

  周武帝在云阳宫,让各地挑选老牛,想用来烹给士人吃。

  卢恺进谏说:“过去田子方买老马,君子以为美谈。

  过去奉皇上明示,想以老牛之肉招待士人,恐怕有损仁政。”武帝称赞他的话,从而作罢。

  卢恺转任礼部大夫,为出使陈国的副使。

  此前,出使他国的,多按他国礼节行事。

  到卢恺为使者,全按本国礼节行事,陈国人不能使他屈服。

  建德四年(575)秋,李穆攻下轵关、柏崖二镇,命卢恺作公告,武帝读后很高兴,说:“卢恺的文章大有长进,荀景倩本是令君之子。”不久授卢恺襄州总管司录,转任治中。

  大象元年(579),授他东京吏部大夫。

  隋开皇初,加授他上仪同三司,授他尚书吏部侍郎,晋爵位为侯爵,仍兼任尚书左丞。

  每每有奏折,他都侃然正色,虽然逢到喜怒之事,也不改变其常态。

  高祖叹赏他有吏才,赐钱二十万,并赐缣帛三百匹,升他作散骑常侍。

  开皇八年(588),皇上亲自考察百官,以卢恺为上等。

  卢恺坚持辞让,不敢接受,高祖说:“吏部你很勤勉能干,以前我曾听说过。

  如今你得到上等考绩,大家议论,都与我相同。

  当仁不让,你有什么惭愧呀?事情都在我心里,不要推让了。”一年多后,卢恺任礼部尚书,兼管吏部尚书事。

  适逢国子博士何妥与右仆射苏威不和,何妥告苏威一些人背后的事。

  卢恺受牵连,皇上把卢恺交给官吏办罪。

  司法部门告卢恺说:“房恭懿,是尉迟迥一党的,不应当官。

  苏威、卢恺二人,曲相推荐,累次加官,任他为海州刺史。

  另外,吏部预选为官的人很多,卢恺不立即授官职,都看人打发。

  苏威的堂弟苏彻、苏肃二人,都是乡里正式推荐到吏部的,苏彻的文书后到,却被先授官职。

  苏肃左脚有毛病,又无才能,卢恺因苏威的缘故,授他朝请郎之职。

  卢恺搞朋党,事情很明白。”皇上大怒说:“卢恺敢把天下的官职用作私人的恩惠!”卢恺取下官帽叩头说:“皇太子要任通事舍人苏夔为舍人,苏夔就是苏威的儿子,我认为苏夔不应升迁,坚持禀告皇太子而作罢。

  我若与苏威有私情,怎会这样!”皇上说:“苏威的儿子,朝廷都知道,你于是固执己见,是为了邀功请赏。

  至于朝廷不知道的,你就与之结朋党,这是奸臣作的事!”于是除名为百姓。

  不久,卢恺死在家里。

  自北周以来,选官不分清浊。

  到卢恺管吏部,与薛道衡、陆彦师等人,甄别士人,所以被人上谗言,说是结朋党,才落到这一步。

  他儿子卢义恭继承爵位。

○令狐熙

  令狐熙,字长熙,敦煌人,其家世世代代都是西州的豪右。

  父亲令狐整,仕北周,官至大将军、始、丰二州的刺史。

  令狐熙生性严谨,有雅量,虽在家里,也终日很严肃。

  不随便与宾客交结,凡是交结的,必定是一时的名士。

  他博览群书,尤其精通《三礼》。

  善骑马射箭,颇知音乐。

  开始因通晓经典而任吏部上士,不久授他帅都督、辅国将军,转任夏官府都上士,都有能干之名。

  因遭母丧而离职,几乎悲不自胜。

  他父亲告诫他说:“真正的孝道,在于安定亲人的心,在道义上不应该绝子孙。

  我现在还活着,你又独自一个,没有娶妻,怎能悲伤太过,让我担忧呢?”令狐熙此后才稍稍喝点粥。

  服丧满后,任小驾部。

  又遭父丧,不拄拐杖站不起来,有人听到他的哭声,没有不为他哭泣的。

  河阴之战,朝廷令他戴孝从军,回京后任职方下大夫,袭爵任彭阳县公,食邑二千一百户。

  到周武帝平定北齐,他因留守京城之功,增加食邑六百户。

  升任仪同,历任司勋、吏部二曹中大夫,当时很有声誉。

  高祖受禅时,令狐熙以本官身份代行纳言之事。

  不久授他司徒左长史,加授上仪同,晋爵为河南郡公爵。

  当时吐谷浑进犯边塞,他以行军长史身份随元帅元谐讨伐敌人,因功升任上开府。

  碰上蜀王杨秀出镇蜀地,选拔王爷的僚属,都要一些正人君子,以令狐熙为益州总管长史。

  没到任,就拜授沧州刺史。

  当时华山以东地区承北齐之弊,户口簿籍大多是假的。

  令狐熙晓谕百姓,让他们各自回乡,回去的有一万户。

  在任几年,民风大好,被称为好刺史。

  开皇四年(584),皇上幸巡洛阳,令狐熙来朝见,官吏百姓怕他被调走,在路边痛哭。

  到令狐熙又回沧州时,百姓出境迎接,在路上欢呼叫喊。

  在州里得到了白乌、白鹿、嘉麦等祥瑞之物,甘露降落到庭前的柳树上。

  开皇八年(588),转任河北道行台度支尚书,沧州吏民追思他,都立碑歌颂他的功德。

  到行台废置时,授他并州总管司马。

  后调任雍州别驾。

  不久当长史,升任鸿胪卿。

  后以本官身份兼任吏部尚书,去决断五部尚书之事,被称为聪明能干,皇上很信任他。

  皇上祭祀泰山还京,路经汴州,厌恶那里太富庶,多有奸诈经商之事,于是让令狐熙任汴州刺史。

  令狐熙一到汴州,便禁止游食,抑制工商,百姓有向街道开门经商的,把门都堵了,船客停在城外散居的,勒令他们群居,侨居他乡的百姓,让他们归本务农。

  有官司没及时了结的,都决断发送。

  令行禁止,被称为良政。

  皇上听说后嘉奖他,回头对侍臣们说:“邺城,是天下难治理的地方。”令相州刺史豆卢通,让他学习令狐熙的办法。

  这年令狐熙来京朝见天子,考定政绩,他为天下之最。

  皇上赐给他布帛三百匹,并颁告天下。

  皇上因岭南夷人、越人老是反叛,调令狐熙去总管桂州等十七州的军事,同意他随机行事,刺史以下官员,他可以按制度补授。

  给他军帐内人员五百人,赐他布帛五百匹,派人送给他家中用度,改封他为武康郡公爵。

  令狐熙到桂州,大施恩典,讲究信誉,那些部落首领互相说:“以前的总管,总以兵力相威胁。

  如今的总管以手教相告,我们怎能违背他呢?”于是相率归附。

  此前,州县梗阻,官员大多无法到任,在总管府处理政事。

  令狐熙派他们全部到任,为他们修建城邑,开设学校,汉人夷人都很感激,那里被称为大行教化。

  当时有个叫宁猛力的,与陈后主同一天出生,自称貌有贵相。

  在陈国时,已占据南海。

  平定陈国后,隋高祖因便安抚他,就授他安州刺史。

  但他骄傲,恃其险阻,未曾参见总管等长官。

  令狐熙写信告诫他,说明与他交朋友的意思。

  他母亲有痰疾,令狐熙又送药物给她。

  宁猛力很感动,到总管府请求拜见总管,表示不敢为非作歹。

  令狐熙因州县的名字多有相同的,于是上奏朝廷,请求改安州为钦州,黄州为峰州,利州为智州,德州为..州,东宁为融州,皇上都听从了。

  他在职几年,上表说:“我忝寄岭表,到现在四年了。

  我的年纪,已经六十一了。

  才能既轻,任务又重,我很惭愧,很害怕,常想收起我的拙劣,避让贤才,以稍稍免一点官谤。

  但我所管辖的地方太大,安抚尤其困难,我虽未能马上革除夷人旧习,他们也慢慢地认识到皇朝的教化。

  但我以前就患消渴症,现在更严重。

  我的精力精神,很快就要全老了。

  我年轻时,尚且不如他人,何况如今年纪又老,疾病又重,怎能当此重任!请解除我现在的职务。”皇上不许可,赐他一些医药。

  令狐熙接诏,让交州渠帅李佛子入朝,李佛子想谋反,所以请求仲冬时再上路。

  令狐熙以为他只是想拖一拖,也就同意了。

  有人上朝告令狐熙受佛子贿赂,而放了他,皇上听了很怀疑。

  不久李佛子造反的信息传到京城,皇上大怒,以为受贿是真的,就派使者抓令狐熙到京师来。

  令狐熙生性一向刚烈,郁郁不得志,到了永州,因忧愤发病而去世,时年六十三岁。

  皇上余怒未消,于是没收他的家产。

  到行军总管刘方活捉李佛子,把他送到京师,说令狐熙实在没有贪赃受贿,这时,皇上才醒悟,于是召来令狐熙的四个儿子,让他们作官。

  他的小儿子令狐德芬,最为有名。

○薛胄

  薛胄字绍玄,河东汾阴人。

  父亲薛端,北周蔡州刺史。

  薛胄小时就很聪明,每读一些奇书,就通晓其中的意思。

  他常常感叹那些作注的人没有领会前人书中蕴含的深义,就用自己的理解来为之辨别、纠正,读书人没有不称赞的。

  他性情豪爽,立志于功名。

  在周明帝的时候,他继承了文城郡公的爵位,屡屡升迁,升到了上仪同的官职,不久拜为司金大夫,后来又加授开府。

  隋高祖受禅后,提拔他做了鲁州刺史,没去上任,任检校庐州总管事。

  不久又授为兖州刺史。

  到任后,关押的数百名犯人,他审讯上十天就一一结案了,监狱里空荡荡的。

  有一个陈州人名叫向道力的,假充高平郡守,在他就要去上任的时候,薛胄在途中遇到了他,发现他有问题,想把他留下来追问。

  司马王君馥苦苦规劝,薛胄才让他到高平郡去了。

  走后不久,薛胄又后悔了,马上派主簿去追赶拘禁道力。

  有个在官署里任职的人,名叫徐俱罗,他曾当过海陵郡守,在此之前已被道力代替了他,等到现在,十年过去了,官府和老百姓都不曾发觉。

  俱罗就对王君馥说:“向道力代我任郡守,已经多年了,刺史大人现在怎么还怀疑他呢?”王君馥把俱罗的话告诉薛胄,又一再向他请求。

  薛胄呵斥王君馥说:“我已经清楚地知晓这个人是冒充的,司马你包庇奸人,罪当连坐!”王君馥这才停止劝说,于是前往逮捕道力,道力非常害怕,供认了假充之罪。

  薛胄发现坏人并使之伏法,大都类似此事,当时人们都称他为神明。

  在这之前,兖州城东边,沂水、泗水合往南流,在大泽之中泛滥成灾,薛胄于是命令人们积石筑坝将其堵住,并疏通水道,使它向西流去。

  这样,池塘沼泽之地都变成了良田。

  又打通河道运输,使淮海边的人们都受到了利益。

  老百姓们都依赖这条河得以为生,称这条河为“薛公丰兖渠”。

  薛胄因天下太平,建议皇上登高祭天,以宣扬功德的盛大显赫。

  于是派遣博士登上泰山,观览古迹,作《封禅图》和祭天的仪式礼节一并呈献给皇上。

  高祖谦虚推让,没有应允。

  后来薛胄转任郢州刺史,前前后后都有仁政。

  后来调他回京,拜他为卫尉卿,不久转任大理卿,任职期间,执法宽厚公平,很有称职的名声。

  后来薛胄升任刑部尚书。

  当时左仆射高赹渐渐被皇上猜忌,等到王世积被杀之后,高赹也因事受到牵连。

  皇上借此想定高赹之罪。

  薛胄为他洗刷罪名,并且不偏不倚地讨论他的案件。

  就因这件事,薛胄违背了圣旨,被用镣铐拘禁起来,很久才得到赦免。

  后来派他查核相州政事,很有能干的名声。

  恰逢汉王杨谅在并州叛乱,派叛将綦良向东掠夺土地,攻打慈州。

  刺史上官政向薛胄求援,薛胄害怕叛军厉害,不敢抵抗。

  綦良又率兵攻打薛胄,薛胄想用计退兵,就派亲近之人鲁世范劝说綦良:“天下的事情难得说清啊,薛胄作为人的臣子,在官与不在官,总要找到他应得的位置,你又何必苦苦相攻呢?”綦良于是弃之而去,进而谋取黎阳。

  等到綦良被史祥击败,他弃军逃奔薛胄。

  朝廷以为薛胄有二心,把他押解到大理寺。

  相州的官吏、老百姓一向怀念他的恩德,到朝廷为他说好话的有一百多人。

  薛胄最后还是因牵连被除名,发配流放岭南,在途中因病死去。

  他有两个儿子:薛筠、薛献,一并知名于世。

○宇文弼

  宇文弼,字公辅,河南洛阳人。

  其先祖与北周帝王同一祖先。

  其祖父宇文直力觐,西魏巨鹿太守。

  父亲宇文珍,北周宕州刺史。

  宇文弼慷慨有大节,博学多才。

  仕北周为礼部上士,曾奉命出使邓至国、黑水、龙涸等羌人部落,前后来降的羌人部落三十多个。

  回京后,奉诏修定《五礼》,书成而上奏皇上。

  赐他公田十二顷,粮食一百石。

  累次升迁,到任少吏部。

  他提拔八个人当县令,他们都有突出的政绩,时人认为他有知人之明。

  转任内史都上士。

  周武帝将出兵河阳以讨伐北齐,与臣下商议,宇文弼献计说:“齐氏建国,到现在已经有几代了,虽说是无道,但藩邦作屏障,还有其人。

  如今对他们用兵,要选择地方。

  河阳是要冲,又是精兵聚集之处,即使我们尽力围攻,恐怕也难奏效。

  如按我的看法,他们的汾州一带,城小山平,容易攻克。

  用武之地,莫过于此。

  请陛下明察。”武帝不听,出师,竟无功而还。

  建德五年(576),大举讨伐齐国,还是用了宇文弼的计谋。

  宇文弼于是召募三辅的豪侠少年几百人,别为一队,随武帝攻占晋州。

  宇文弼身受三处创伤,仍然苦战不息,武帝奇壮不已。

  后随武帝平定北齐,因军功拜授上仪同,封为武威县公爵,食邑一千五百户,赐缣采一千五百段,奴婢一百五十口,马牛羊一千多头,拜授司州总管司录。

  周宣帝继位,宇文弼调任左守庙大夫。

  当时突厥人侵犯甘州,宣帝令侯莫陈昶率兵打击突厥兵,宇文弼当监军。

  宇文弼对侯莫陈昶说:“这狡黠的突厥兵,来时快如急箭,走时飞如离弦。

  如要追击他们,的确难以赶上。

  且宜挑选精良的骑兵,直奔祁连山之西。

  贼人若收兵回去,必从蓼泉之北走。

  这地方地势险要,且又低下潮湿。

  估计他们的人马,三天才能走完。

  即使我们慢慢地去追,何愁追不上?敌人疲劳,我方安逸,打败他们是肯定的了。

  若在此路拦击,真是上策。”侯莫陈昶不用其计,而是西取合黎,大军行动迟缓,突厥人已经出塞去了。

  这一年,宇文弼又率兵随梁士彦攻占寿阳。

  不久,改封他为安乐县公爵,增加食邑六百户,赐他缣采六百段,外加人口、马匹。

  授他浍州刺史,不久转任南司州刺史。

  后来,司马消难投奔陈国,宇文弼追赶不及,遇上陈国将领樊毅,大战于漳口,从早晨打到中午,三战三胜,俘虏陈军三千人。

  授黄州刺史,继而转任南定州刺史。

  开皇初年,因以前的战功,封为平昌县公爵,增加食邑一千二百户。

  入京任尚书右丞。

  当时西羌归顺,有诏让宇文弼当使者去安抚他们。

  宇文弼设置盐泽、蒲昌二郡而还京。

  转任尚书左丞。

  他当官正色凛然,为百官所惧惮。

  开皇三年(583),突厥人进犯甘州,他以行军司马身份随元帅窦荣定打败突厥。

  回京后授太仆少卿,转任吏部侍郎。

  在平定陈国的战争中,杨素出信州道,令宇文弼持节,为诸军节度,仍然兼任行军总管。

  刘仁恩打败陈国将领吕仲肃,宇文弼曾参谋其事。

  加授宇文弼开府,提升他当刑部尚书,兼任太子虞候率。

  皇上曾亲自行尊师之礼。

  宇文弼与博士们议论事理,词清致远,观者很注目。

  皇上很高兴,对侍臣们说:“我今天看到了周公制定礼乐,看见了孔子论孝道,真是让我感到宽慰。”于是按等级赏赐宇文弼和众博士。

  当时朝中以晋阳为重镇,并州的总管一定是亲王,其长史、司马也是一时的高选。

  前任长史王韶去世,因宇文弼有文才武略,出京任并州总管府长史。

  不久因父丧离职,随即有诏书调他复职。

  开皇十八年(598),发起辽东战争,授宇文弼为元帅汉王府司马,仍兼任行军总管。

  回朝后,他历任朔州、代州、吴州三州总管,都有能干的名声。

  炀帝即位后,调他当刑部尚书,仍持节巡视黄河以北各地。

  回京后授泉州刺史。

  一年多后,又授为刑部尚书,继而转任礼部尚书。

  宇文弼既以才能著称,历任职务都很显要,声望很高,人们谈论,大多被推许,炀帝很忌恨他。

  当时炀帝逐渐好声色,尤其好征讨。

  宇文弼对高赹说:“过去周天元好声色而国亡,用今天与他相比,不是太过份了吗?”又说:“修筑长城的劳役,不是急着要办的。”有人告他,他竟坐罪被杀,时年六十二岁,天下人都深感冤枉。

  宇文弼所著辞赋二十多万字,又作《尚书注》、《孝经注》,行于时。

  有儿子叫宇文俭、宇文瑗。

○张衡

  张衡字建平,河内人。

  祖父张嶷,西魏河阳太守。

  父亲张光,北周万州刺史。

  张衡幼怀大志,有鲠直之风。

  十五岁,到太学学习。

  他用心学习,认真研究,被同辈人所推许。

  周武帝遭太后之丧,却与左右出去打猎。

  张衡免冠露发,抓住武帝的坐骑,直言劝谏。

  武帝嘉奖了他,赐他衣服一袭、良马一匹,提拔他当汉王侍读。

  张衡又到沈重那里学习《三礼》,略略推究大意。

  累次升迁,到任掌朝大夫。

  隋高祖受禅登基后,拜授他为司门侍郎。

  到晋王杨广为河北行台时,张衡历任刑部、度支二曹郎。

  后因河北行台废置,授他为并州总管掾。

  晋王杨广转而镇守扬州后,张衡又当他的总管掾。

  晋王很亲重他。

  张衡也尽忠竭力侍奉他。

  夺太子之位的计谋,大多为张衡所提出。

  因母丧离职,一年多后,重新作官,当扬州总管司马,赐缣采三百段。

  开皇中,熙州人李英林聚众造反,设置文武百官。

  朝廷以张衡为行军总管,率领步兵、骑兵五万人讨伐平定叛军。

  授为开府,赐奴婢一百三十口,缣采五百段,另加金银和牲畜。

  晋王为皇太子后,授张衡为右庶子,兼任给事黄门侍郎。

  炀帝继位,他任给事黄门侍郎,升任银青光禄大夫,不久任御史大夫,很被炀帝亲近看重。

  大业三年(607),炀帝到榆林郡后,回到太原,对张衡说:“我想到你家里去,你为我作东道主吧。”张衡于是赶到河内,与张家的人准备好牛肉美酒。

  炀帝上太行山,开辟直路九十里,以到他家里。

  炀帝很喜欢那里的山泉,留下来饮宴三天,因而对张衡说:“以前随先皇帝拜谒太行山的时候,途经洛阳,看到这里,深深遗憾不得相访,不料今日得遂夙愿。”张衡拜伏于地,谢谢皇上,并奉杯敬祝皇上。

  炀帝更高兴,赐他住宅旁的田地三十顷,良马一匹,金带,缣采六百段,衣服一袭,御用食器一具。

  张衡推辞,炀帝说:“天子到了哪里,之所以叫‘幸’,就是因为这。

  不必推辞了。”张衡又给炀帝献食,炀帝下令赐给公卿,一直到卫士们,无不沾光。

  张衡因是炀帝当藩王时的故交,恩宠无人可比,很有些骄贵。

  次年,炀帝到汾阳宫,宴请随从官吏,特赐绢帛五百匹。

  当时炀帝想扩建汾阳宫,让张衡和纪弘整好图纸奏上。

  张衡借机进谏说:“这几年劳役繁多,百姓疲惫,请您留点神,稍稍少搞点这类事。”炀帝心里很不舒服。

  炀帝曾看着张衡,对侍臣们说:“张衡自以为因为他的计谋,才让我有天下。”当时齐王杨..失爱于炀帝,炀帝秘密让人找杨..的过失。

  有人告张衡违反制度,将伊阙令皇甫诩带到汾阳宫。

  又说以前炀帝到涿郡以及祭祠恒岳时,那些来谒见的父老乡亲,衣冠大多不整。

  炀帝怪罪张衡,身为司法官,不能检举处理这些问题,让他出京当榆林太守。

  次年,炀帝又到汾阳宫,张衡正在督促劳役修筑楼烦城,因而拜见炀帝。

  炀帝厌恶张衡没有消瘦,以为他不想过失,因此对张衡说:“你长得很肥,应暂且回到郡里去。”张衡又到榆林郡去。

  继而令张衡监督修江都宫的劳役。

  有人到张衡那里告监修江都宫的人,张衡不为他处理,却把状纸交给那个监工,这个人吃了监工更大的亏。

  礼部尚书杨玄感出使到江都,这个人到玄感处喊冤。

  玄感自然认为张衡的作法不对。

  到与张衡相见时,玄感又没说什么。

  张衡又先对玄感说:“薛道衡真是被冤死的。”玄感把这些事都报告给了炀帝。

  江都丞王世充又奏张衡频频减少劳役的饭食。

  炀帝于是发怒,把张衡关起来,送到江都市,将要杀他,过了很久才放他,除名为民,放他回老家乡里。

  炀帝常令亲信窥探张衡在作些什么。

  大业八年(612),炀帝从辽东回到京都,张衡的小妾说他心怀怨恨,诽谤朝政,炀帝竟然赐他在家里自尽。

  他临死时大声说:“我为世人作了什么好事哦,还想久活!”监督行刑的塞耳不敢听,下令杀了他。

  义宁中(617),因其死于无辜,追赠他为大将军、南阳郡公。

  谥号叫“忠”。

  有子叫张希玄。

○杨汪

  杨汪字元度,本是弘农郡华阴县人。

  曾祖父杨顺,迁居河东。

  父亲杨琛,任仪同三司,杨汪显贵后,被追赠为平乡县公爵。

  杨汪小时,凶狠粗疏,好与人打群架,他打了谁,没有不被打倒的。

  长大后才折节读书,专精《左传》,通晓《三礼》。

  开始作官,任北周冀王的侍读,冀王很看重他,常说:“杨侍读品德、学业都十分好,是我的穆生啊。”此后,杨汪又向沈重讨教《礼》,到刘臻处学习《汉书》。

  二人推许他说:“我们不如他。”他因此出了名。

  累次升迁,到当夏官府都上士。

  到隋高祖当北周丞相时,让他执掌军事,授他为掌朝下大夫。

  隋高祖受禅登基后,封他为平乡县伯爵,食邑二百户。

  他历任尚书省的司勋、兵部二曹的郎官,秦州总管长史,有聪明能干的名声。

  升任尚书左丞,因事被免职。

  后来历任荆州、洛阳二州的长史。

  每每听政有空,总是延请学生,讲授经史。

  当时人都称赞他。

  几年后,高祖对谏议大夫王达说:“你为我找一个好左丞。”王达于是私下对杨汪说:“我要推荐你当左丞。

  如事情成功了,你当送我良田以相回报。”杨汪把王达的话报告给高祖,王达因此得罪,最后还是授杨汪为尚书左丞。

  杨汪熟悉法律,善于分析判断,当时称为称职。

  炀帝即位后,杨汪任大理卿。

  杨汪到任了两天,炀帝将要亲自去看看囚徒。

  那时关了两百多人,杨汪通宵研究案情,审理问题,到那天早晨报告炀帝,曲尽其事,一无遗漏错误,炀帝很赞赏他。

  一年多后,授国子祭酒。

  炀帝令文武百官都去向他学习,与杨汪讲论问题,天下的大儒博学之士大多汇集在那里,大家论辩难题涌而起,都不能难倒他。

  炀帝让御史记下他们的问答,报给他。

  炀帝看了记录,很高兴,赐杨汪良马一匹。

  大业中(605~616),任杨汪为银青光禄大夫。

  杨玄感反于黄河以南后,赞治裴弘策出兵抵抗,官军作战不利,弘策退回,遇到杨汪,两人窃窃私语。

  继而留守樊子盖杀了裴弘策,又状告杨汪。

  炀帝怀疑杨汪,把他调出京都当梁郡通守。

  后来李密已经逼进东都,其部下频频进犯梁郡,杨汪领兵抵抗,频频挫败李密军的锋锐。

  炀帝死后,王世充推举越王杨侗为国主,调杨汪当吏部尚书,很被亲近重用。

  王世充自己称帝后,杨汪又为世充干事。

  平定王世充后,杨汪以凶党罪处死。

隋书,列传
《列传·卷二十一》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
国学推荐
唐诗三百首古诗词鉴赏大全经部古诗三百首大全宋词三百首先秦诗人古诗词考题史部全唐诗古诗十九首

列传·卷二十一原文解释翻译

国学梦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国学梦 M.GuoXueMeng.Com

皖ICP备160110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