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go
水经注

卷十四

作者:郦道元水经注[挑错/完善]

  湿余水出上谷居庸关东,关在沮阳城东南六十里居庸界,故关名矣。更始使者入上谷,耿况迎之于居庸关,即是关也。其水导源关山,南流历故关下。溪之东岸有石室三层,其户牖扇扉,悉石也,盖故关之候台矣。南则绝谷,累石为关垣,崇墉峻壁,非轻功可举,山岫层深,侧道褊狭,林鄣邃险,路才容轨,晓禽暮兽,寒鸣相和,羁官游子,聆之者莫不伤思矣。其水历山南径军都县界,又谓之军都关。《续汉书》曰:尚书卢植隐上谷军都山是也。其水南流出关,谓之下口,水流潜伏十许里也。

  东流过军都县南,又东流过蓟县北,湿余水故渎东径军都县故城南,又东,重源潜发,积而为潭,谓之湿余潭。又东流,易荆水注之,其水导源西北千蓼泉,亦曰丁蓼水,东南流径郁山西,谓之易荆水。公孙瓒之败于鲍丘也,走保易荆,疑阻此水也。易荆水又东,左合虎眼泉水,出平川,东南流入易荆水。又东南与孤山之水合,水发川左,导源孤山,东南流入易荆水,谓之塔界水。又东径蓟城,又东径昌平县故城南,又谓之昌乎水。《魏土地记》曰:蓟城东北百四十里有昌平城,城西有昌平河,又东流注湿余水。湿余水又东南流,左合芹城水,水出北山,南径芹城,东南流注湿余水。湿余水又东南流径安乐故城西,更始使谒者韩鸿北徇承制,拜吴汉为安乐令,即此城也。

  又北屈东南至狐奴县西,入于沽河。

  昔彭宠使狐奴令王梁南助光武,起兵自是县矣。湿余水于县西南东入沽河。故《地理志》曰:湿余水自军都县东至潞南入沽是也。

  沽河从塞外来,沽河出御夷镇西北九十里丹花岭下,东南流,大谷水注之,水发镇北大谷溪,西南流,径独石北界,石孤生,不因阿而自峙。又南,九源水注之,水导北川,左右翼注。八川共成一水,故有九源之称,其水南流,至独石注大谷水。大谷水又南径独石西,又南径御夷镇城西。魏太和中,置以捍北狄也。又东南,尖谷水注之,水源出镇城东北尖溪,西南流径镇城东,西南流注大谷水,乱流南注沽水。又南出峡,夹岸有二城,世谓之独固门,以其藉险凭固,易为依据,岩壁升耸,疏通若门,故得是名也。沽水又南,左合乾溪水,引北川西南径一故亭东,又西南注沽水。沽水又酒南径赤城东,赵建武年,并州刺史王霸为燕所败,退保此城。城在山阜之上,下枕深隍,溪水之名,藉以变称,故河有赤城之号矣。沽水又东南与鹊谷水合,水有二源,南即阳乐水也,出且居县。《地理志》曰:水出县东南流径大翮山、小翮山北,历女祁县故城南。《地理志》曰:东部都尉治。王莽之祁县也。世谓之横水,又谓之阳田河。又东南径一故亭,又东,左与候卤水合,水出西北山,东南流径候卤城北,城在居庸县西北二百里,故名云候卤,太和中,更名御夷镇。又东南流注阳乐水。相乐水又东南傍狼山南,山石白色特上,亭亭孤立,超出群山之表。又东南径温泉东,泉在山曲之中。又径赤城西,屈径其城南,东南入赤城河。河水又东南,右合高峰水,水出高峰戍东南,城在山上,其水西南流,又屈而东南,入沽水。沽水又西南流出山,径渔阳县故城西,而南合七度水,水出北山黄颁谷,故亦谓之黄颁水,东南流注于沽水。沽水又南,渔水注之,水出县东南平地泉流,西径渔阳县故城南。应劭曰:在渔水之阳也。考诸他说,则无闻,脉水寻川,则有自。今城在斯水之阳,有符应说,渔阳之名当属此,秦发闾左戍渔阳。即是城也。渔水又西南入沽水。沽水又南与螺山之水合,水出渔阳城南小山。《魏土地记》曰:城南五里有螺山,其水西南入沽水。沽水又南径安乐县故城东。《晋书地道记》曰:晋封刘禅为公国。俗谓之西潞水也。南过渔阳狐奴县北,西南与湿余水合,为潞河;沽水西南流径狐奴山西,又南径狐奴县故城西。渔阳太守张堪,于县开稻田,教民种殖,百姓得以殷富。童谣歌曰:桑无附枝,麦秀两歧,张君为政,乐不可支。视事八年,匈奴不敢犯塞。沽水又南,阳重沟水注之,水出狐奴山,南转径狐奴城西,王莽之所谓举符也。侧城南注,右会沽水。沽水又南,湿余水注之。沽水又南,左会鲍丘水,世所谓东潞也。沽水又南径潞县为潞河。《魏土地记》曰:城西三十里有潞河是也。

  又东南至雍奴县西,为笥沟;漯水入焉,俗谓之合口也。又东,鲍丘水于县西北而东出。又东南至泉州县,与清河合,东入于海。清河者,派河尾也。沽河又东南径泉州县故城东,王莽之泉调也。沽水又东南合清河,今无水。清、淇、漳、洹、滱、易、涞、濡、沽、滹沦,同归于海。故《经》曰派河尾也。

  鲍丘水从塞外来,南过渔阳县东,鲍丘水出御夷北塞中,南流径九庄岭东,俗谓之大榆河。又南径镇东南九十里西密云戍西,又南,左合道人溪水,水出北川,南流径孔山西,又历密云戍东,左合孟广水,水出下,甚层峻,峨峨冠众山之表。其水西径孔山南,上有洞穴开明,故土俗以孔山流称。水又西南至密云戍东,西注道人水,乱流西南径密云戍城南,右会大榆河。有东密云,故是城言西矣。大榆河又东南流,白杨泉水注之,北发白杨溪望离,右注大榆河。又东南,龙刍溪水自坎注之,大榆河又东南出峡,径安州旧渔阳郡之滑盐县南,左合县之北溪水,水出县北广长堑南。太和中,掘此以防北狄。其水南流径滑盐县故城东,王莽更名匡德也,汉明帝改曰盐田,右承治,世谓之斛盐城,西北去御夷镇二百里。南注鲍丘水,又南径奚县故城东,王莽更之曰敦德也。鲍丘水又西南径犷平县故城东,王莽之所谓平犷也。又南合三城水,水出臼里山,西径三城,谓之三城水。又径香陉山,山上悉生槁本香,世故名焉。又西径石窟南,窟内宽广,行者依焉;窟内有水,渊而不流,栖薄者取给焉。又西北径伏凌山南与石门水合,水出伏凌山,山高峻,岩鄣寒深,阴崖积雪,凝冰夏结,事同《离骚》峨峨之咏,故世人因以名山也。一水西南流注之,是水有桑谷之名,盖沿出桑溪故也。又西南径犷平城东南,而右注鲍丘水。鲍丘水又东南径渔阳县故城南,渔阳郡治也。秦始皇二十二年置,王莽更名通潞,县曰得渔。鲍丘水又西南流,公孙瓒既害刘虞,乌丸思刘氏之德,迎其子和,合众十万,破瓒于是水之上,斩首一万。鲍丘水又西南历狐奴城东,又西南流注于沽河,乱流而南。

  又南过潞县西,鲍丘水入潞,通得潞河之称矣。高梁水注之,水首受漯水于戾陵堰,水北有梁山,山有燕刺王旦之陵,故以戾陵名堰。水自堰枝分,东径梁山南,又东北径刘靖碑北。其词云:魏使持节、都督河北道诸军事、征北将军、建城乡侯沛国刘靖,字文恭,登梁山以观源流,相漯水以度形势,嘉武安之通渠,羡秦民之殷富。乃使帐下丁鸿,督军士千人,以嘉平二年,立遏于水,导高梁河,造戾陵遏,开车箱渠,其遏表云:高梁河水者,出自并州,潞河之别源也。长岸峻固,直截中流,积石笼以为主遏,高一丈,东西长三十丈,南北广七十余步。依北岸立水门,门广四丈,立水十丈。山水暴发,则乘遏东下,平流守常,则自门北人,灌田岁二千顷。凡所封地,百余万晦。至景元三年辛酉,诏书以民食转广,陆费不赡,遣谒者樊晨更制水门,限田千顷,刻地四千三百一十六顷,出给郡县,改定田五千九百三十顷,水流乘车箱渠,自蓟西北径昌平,东尽渔阳潞县,凡所润含,四五百里,所灌田万有余顷。高下孔齐,原隰底平,疏之斯溉,决之斯散,导渠口以为涛门,洒滮池以为甘泽,施加于当时,敷被于后世。晋元康四年,君少子骁骑将军、平乡侯宏,受命使持节监幽州诸军事,领护乌丸校尉宁朔将军,遏立积三十六载,至五年夏六月,洪水暴出,毁损四分之三,剩北岸七十余丈,上渠车箱,所在漫溢,追惟前立遏之勋,亲临山川,指授规略,命司马关内侯逢恽,内外将士二千人,起长岸,立石渠,修主遏,治水门,门广四丈,立水五尺,兴复载利通塞之宜,准遵旧制,凡用功四万有余焉。诸部王侯,不召而自至,繈负而事者,盖数千人。《诗》载经始勿亟,《易》称民忘其劳,斯之谓乎。于是二府文武之士,感秦国思郑渠之绩,魏人置豹祀之义,乃遇慕仁政,追述成功。元康五年十月十一日,刊石立表,以纪勋烈,并记遏制度,永为后式焉。事见其碑辞。又东南流,径蓟县北,又东至潞县,注于鲍丘水。又南径潞县故城西,王莽之通潞亭也。汉光武遣吴汉、耿弇等破铜马五幡于潞东,谓是县也。屈而东南流,径潞城南。世祖拜彭宠为渔阳太守,治此。宠叛,光武遣游击将军邓隆伐之,军于是水之南,光武策其必败,果为宠所破,遗壁故垒存焉。鲍丘水又东南入夏泽,泽南纤曲淆十余里,北佩谦泽,眇望无垠也。

  又南至雍奴县北,屈东入于海。

  鲍丘水自雍奴县故城西北,旧分笥沟水东出,今笥沟水断,众川东注,混同一渎,东径其县北,又东与泃河合,水出右北平无终县西山白杨谷,西北流径平谷县,屈西南流,独乐水入焉。水出北抱犊固南,径平谷县故城东。后汉建武元年,光武遣十二将追大枪五幡及平谷,大破之于是县也。其水南流入于泃。泃水又左合盘山水,水出山上,其山峻险,人迹罕交,去山三十许里,望山上水,可高二十余里,素湍皓然,颓波历溪,沿流而下,自西北转注于泃水。泃水又东南径平谷县故城,东南与洳河会,水出北山,山在傂奚县故城东南,东南流径博陆故城北,又屈径其城东。世谓之平陆城,非也。汉武帝玺书,封大司马霍光为侯国。文颖曰:博大陆平,取其嘉名而无其县,食邑北海、河东。薛瓒曰:按渔阳有博陆城,谓此也。今城在且居山之阳,处平陆之上,匝带川流,面据四水,文氏所谓无县目,嘉美名也。洳水又东南流径平谷县故城西,而东南流注于泃河。沟河又南径紻城东,而南合五百沟水,水出七山北,东径平谷县之紻城南,东入于泃河。泃河又东南径临泃城北,屈而历其城东,侧城南出。《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十六年,齐师及燕战于泃水,齐师遁,即是水也。泃水又南入鲍丘水。鲍丘水又东合泉州渠口,故渎上承滹沱水于泉州县,故以泉州为名。北径泉州县东,又北径雍奴县东,西去雍奴故城百二十里,自滹沱北入其下,历水泽百八十里,入鲍丘河,谓之泉州口。陈寿《魏志》曰:曹太祖以蹋顿扰边,将征之,从泃口凿渠径雍奴、泉州以通河海者也。今无水。鲍丘水又东,庚水注之,水出右北平徐无县北塞中,而南流历徐无山得黑牛谷水,又得沙谷水,并西出山,东流注庚水。昔田子泰避难居之,众至五千家。《开山图》曰:山出不灰之木,生火之石。按注云:其木色黑似炭而无叶,有石赤色如丹,以二石相磨,则火发,以然无灰之木,可以终身,今则无之。其水又径徐无县故城东,王莽之北顺亭也。《魏土地记》曰:右北平城东北百一十里有徐无城。其水又西南与周卢溪水合,水出徐无山,东南流注庚水。庚水又西南流,泃水注之,水出右北平俊靡县,王莽之俊麻也。东南流,世谓之车泃水。又东南流与温泉水合,水出北山温溪,即温源也。养疾者不能澡其炎漂,以其过的故也。《魏土地记》曰:徐无城东有温汤。即此也。其水南流百步,便伏流入于地下,水盛则通注。泃水又东南径石门峡,山高崭绝,壁立洞开,俗谓之石门口。汉中平四年,渔阳张纯反,杀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大守阳纮。中平五年,诏中郎将孟益率公孙瓒讨纯,战于石门,大破之。泃水又东南流,谓之北黄水,又屈而为南黄水,又西南径无终山,即帛仲理所合神丹处也。又于是山作金五千斤以救百姓,山有阳翁伯玉田,在县西北有阳公坛社,即阳公之故居也。《搜神记》曰:雍伯,洛阳人,至性笃孝,父母终殁,葬之于无终山,山高八十里,而上无水,雍伯置饮焉,有人就饮,与石一斗,令种之,玉生其田。北平徐氏有女,雍伯求之,要以白壁一双,媒者致命,伯至玉田求得五双,徐氏妻之,遂即家焉。《阳氏谱叙》言,翁伯是周景王之孙,食采阳樊,春秋之末,爱宅无终,因阳樊而易氏焉。爱人博施,天祚玉田,其碑文云,居于县北六十里翁同之山,后潞徙于西山之下,阳公又迁居焉,而受玉田之赐,情不好宝,玉田自去。今犹谓之为玉田阳。于宝曰:于种石处,四角作大石柱,各一丈,中央一顷之地,名曰玉田,至今相传云。玉田之揭,起于此矣,而今不知所在,同子《谱叙》自去文矣。蓝水注之,水出北山,东流屈而南,径无终县故城东。故城,无终子国也。《春秋》襄公四年,无终子嘉父使孟乐如晋,因魏绛纳虎豹之皮,请和诸戎是也,故燕地矣。秦始皇二十二年灭燕,置右北平郡,治此,王莽之所谓北顺也。汉世李广为郡,出遇伏石,谓虎也,射之饮羽,即此处矣。《魏土地记》曰:右北平城西北百三十里有无终城。其水又南入水,水又西南入于庚水。《地理志》曰:水出俊靡县南,至无终东入庚水。庚水,世亦谓之为水也。南径燕山下,悬岩之侧有石鼓,去地百余丈,望若数百石国,有石梁贯之,鼓之东南,有石援桴,状同击势。耆旧言,燕山石鼓,鸣则土有兵。庚水又南径北平城西,而南入鲍丘水,谓之口。鲍丘水又东径右北平郡故城南。《魏土地记》曰:蓟城东北三百里有右北平城。鲍丘水又东,巨梁水注之,水出土垠县北陈宫山,西南流径观鸡山,谓之观鸡水。水东有观鸡寺,寺内起大堂,甚高广,可容千僧,下悉结石为之,上加涂塈,基内疏通,枝经脉散,基侧室外,四出爨火,炎势内流,一堂尽温,盖以此土寒严,霜气肃猛,出家沙门,率皆贫薄,施主虑阙道业,故崇斯构,是以志道者多栖托焉。其水又西南流,右合区落水,水出县北山,东南流入巨梁水。巨梁水又南径土垠县故城西,左会寒渡水,水出县东北,西南流至县,右注梁河。梁河又南,涧于水注之,水出东北山,西南流径土垠县故城东,西南流入巨梁水。巨梁水又东南,右合五里水,水发北平城东北五里山,故世以五里名沟,一名田继泉,西流南屈,径北平城东,东南流注巨梁河,乱流入于鲍丘水。自是水之南,南极滹沱,西至泉州雍奴,东极于海,谓之雍奴薮。其泽野有九十九淀,枝流条分,往往径通,非惟梁河、鲍丘归海者也。

  濡水从塞外来,东南过辽西令支县北,濡水出御夷镇东南,其水二源双引,夹山西北流,出山,合成一川。又西北径御夷故城东,镇北百四十里,北流,左则连渊水注之,水出故城东,西北流径故城甫,又西北径绿水池南,池水渊而不流。其水又西屈而北流,又东径故城北,连结两沼,谓之连渊浦。又东北注难河,难河右则汗水人焉,水出东坞南,西北流径沙野南,北人名之曰沙野,镇东北二百三十里,西北入难河,濡、难声相近,狄俗语讹耳。濡水又北径沙野西,又北径箕安山东,屈而东北流,径沙野北,东北流径林山北,水北有池,潭而不流。濡水又东北流径孤山南,东北流,吕泉水注之,水出吕泉坞西,东南流,屈而东,径坞南东北流,三泉水注之,其源三泉雁次,合为一水,镇东北四百里,东南注吕泉水。吕泉水又东径孤山北,又东北,逆流水注之,水出东南,导泉西流,右屈而东北注,木林山水会之,水出山南,东注逆水,乱流东北注濡河。濡河又东,盘泉入焉,水自西北,东南流,注濡河。濡河又东南,水流回曲,谓之曲河。镇东北三百里。又东出峡入安州界,东南流径渔阳白檀县故城。《地理志》曰:濡水出县北蛮中,汉景帝诏李广曰:将军其帅师东辕,弧节白檀者也。又东南流,右与要水合,水出塞外,三川并导,谓之大要水也。东南流径要阳县故城东,本都尉治,王莽更之曰要术矣。要水又东南流,径白檀县而东南流,人于濡。濡水又东南,索头水注之,水北出索头川,南流径广阳侨郡西,魏分右北平,置今安州治。又南流,注于濡。濡水又东南流,武列水入焉,其水三川派合,西源右力溪水,亦曰西藏水,东南流出溪,与幡泉水合。泉发州东十五里,东流九十里,东注西藏水。西藏水又西南流,东藏水注之,水出东溪,一口东藏水,西南流出谷,与中藏水合,水导中溪,南流出谷,南注东藏水。故目其川曰三藏川,水曰三藏水。东藏水又南,右入西藏水,乱流右会龙泉水,水出东山下,渊深不测,其水西南流,注于三藏水。三藏水又东南流,与龙刍水合,西出于龙刍之溪,东流入三藏水。又东南流径武列溪,谓之武列水。东南历石挺下,挺在层峦之上,孤石云举,临崖危峻,可高百余仞,牧守所经,命选练之士,弯张弧矢,无能届其崇标者。其水东合流入濡。濡水又东南,五渡水注之,水北出安乐县丁原山,南流径其县故城西,本三会城也。其水南入五渡塘,于其川也,流纤曲,溯涉者频济,故川塘取名矣。又南流注于濡。濡水又与高石水合,水东出安乐县东山,西流历三会城南,西入五渡卅,下注濡水。濡水又东南径卢龙塞。塞道,自无终县东出渡濡水,向林兰陉,东至清陉。卢龙之险,峻坂索折,故有九缘之名矣。燕景昭元玺二年,遣将军步浑治卢龙塞道,焚山刊石,令通方轨,刻石岭上,以记事功,其铭尚存。而庾杲之注《扬都赋》言,卢龙山在平冈城北,殊为盂浪,远失事实。余按卢龙东越清陉,至凡城二百许里,自凡城东北出,趣平冈故城可百八十里,向黄龙则五百里,故陈寿《魏志》,田畴引军出卢龙塞,堑山堙谷,五百余里径白檀,历平冈,登白狼,望柳城。平冈在卢龙东北远矣。而仲初言在南,非也。濡水又东南径卢龙故城东,汉建安十二年,魏武征蹋顿所筑也。濡水又南,黄洛水注之,水北出卢龙山,南流入于濡。濡水又东南,洛水合焉,水出卢龙塞西,南流注濡水。濡水又屈而流,左得去润水,又合敖水,二水并自卢龙西注濡水。濡水又东南流径令支县故城东,王莽之令氏亭也。秦始皇二十二年分燕置,辽西郡令支隶焉。《魏土地记》曰:肥如城西十里有濡水,南流径孤竹城西,右合玄水。世谓之小濡水,非也。水出肥如县东北玄溪,西南流径其县东,东屈南转,西回径肥如县故城甫,俗又谓之肥如水。故城,肥子国。应劭曰:晋灭肥,肥子奔燕,燕封于此,故曰肥如也。汉高帝六年,封蔡寅为侯国。西南流,右会卢水,水出县东北沮溪,南流,谓之大沮水。又南,左合阳乐水,水出东北阳乐县溪。《地理风俗记》曰:阳乐,故燕地,辽西郡治,秦始皇二十二年置。《魏土地记》曰:海阳城西南有阳乐城。其水又西南入于沮水,谓之阳口。沮水又西南,小沮水注之,水发冷溪,世谓之冷池。又南得温泉水口,水出东北温溪,自溪西南流,入于小沮水。小沮水又南流与大沮水合,而为卢水也。桑钦《说卢子之书》言:晋既灭肥,迁其族于卢水。卢水有二渠,号小沮、大沮,合而入于玄水。又南与温水合,水出肥如城北,西流注于玄水。《地理志》曰:卢水南入玄。玄水又西南径孤竹城北,西入濡水。故《地理志》曰:玄水东入濡,盖自东面注也。《地理志》曰:令支有孤竹城,故孤竹国也。《史记》曰:孤竹君之二于伯夷、叔齐,让国于此,而饿死于首阳。汉灵帝时,辽西太守廉翻梦人谓己曰:余,孤竹君之子,伯夷之弟,辽海漂吾棺椁,闻君仁善,愿见藏覆。明日视之,水上有浮棺,吏嗤笑者皆无疾而死,于是改葬之。《晋书地道志》曰:辽西人见辽水有浮棺,欲破之,语曰:我孤竹君也,汝破我何为?因为立祠焉。祠在山上,城在山侧。肥如县南十二里,水之会也。

  又东南过海阳县西,南入于海。

  濡水自孤竹城东南径西乡北,瓠沟水注之,水出城东南,东流注濡水。

  濡水又径故城南,分为二水,北水枝出,世谓之小濡水也。东径乐安亭北,东南入海。濡水东南流,径乐安亭南,东与新河故渎合,渎自雍奴县承鲍丘水东出,谓之盐关口。魏太祖征蹋顿,与泃口俱导也,世谓之新河矣。陈寿《魏志》云:以通海也。新河又东北绝庚水,又东北出,径右北平,绝泃渠之水,又东北径昌城县故城北,王莽之淑武也。新河又东分为二水,枝渎东南入海。新河自枝渠东出合封大水,谓之交流口。水出新安平县,西南流径新安平县故城西,《地理志》,辽西之属县也。又东南流,龙鲜水注之,水出县西北,世谓之马头水,二源俱导,南合一川,东流注封大水。《地理志》曰:龙鲜水东入封大水者也。乱流南会新河,南注于海。《地理志》曰:封大水于海阳县南入海。新河又东出海阳县与缓虚水会,水出新安平县东北,世谓之大笼川,东南流径令支城西,西南流与新河合,南流注于海。《地理志》曰:缓虚水与封大水,皆南入海。新河又东与素河会,谓之白水口,水出令支县之蓝山,南合新河,又东南入海。新河又东至九口,枝分南注海。新河又东径海阳县故城南,汉高祖六年,封摇毋余为侯国。《魏土地记》曰:令支城南六十里有海阳城者也。新河又东与清水会,水出海阳县,东南流径海阳城东,又南合新河,又南流十许里,西人九挝注海。新河东绝清水,又东,木究水出焉,南入海。新河又东,左迤为北阳孤淀,淀水右绝新河,南注海。新河又东会于濡。濡水又东南至絫县碣石山,文颖曰:碣石在辽西絫县,王莽之选武也。絫县并属临渝,王莽更临渝为冯德。《地理志》曰:大碣石山在右北平骊成县西南,王莽改曰揭石也。汉武帝亦尝登之以望巨海,而勒其石于此。今枕海有石如甬道数十里,当山顶有大石如柱形,往往而见,立于巨海之中,潮水大至则隐,及潮波退,不动不没,不知深浅,世名之天桥柱也。状若人造,要亦非人力所就,韦昭亦指此以为碣石也。《三齐略记》曰:始皇于海中作石桥,海神为之竖柱。始皇求与相见,神曰:我形丑,莫图我形,当与帝相见。乃入海四十里,见海神,左右莫动手,工人潜以脚其状。神怒曰:帝负约,速去。始皇转马还,前脚犹立,后脚随崩,仅得登岸,画者溺死于海,众山之石皆倾注,今犹发发东趣,疑即是也。濡水于此南入海,而不径海阳县西也。盖《经》误证耳。又按《管子》,齐桓公二十年,征孤竹,未至卑耳之溪十里,闟然止,瞠然视,援弓将射,引而未发,谓左右曰:见前乎?左右对曰:不见。公曰:寡人见长尺而人物具焉,冠,右袪衣,走马前,岂有人若此乎?管仲对曰:臣闻岂山之神有偷儿,长尺人物具,霸王之君兴,则岂山之神见。且走马前,走,导也;袪衣,示前有水;右袪衣,示从右方涉也。至卑耳之溪,有赞水者,从左方涉,其深及冠,右方涉,其深至膝,已涉大济,桓公拜曰:仲父之圣至此,寡人之抵罪也久矣。今自孤竹南出,则巨海矣,而沧海之中,山望多矣,然卑耳之川若赞溪者,亦不知所在也。昔在汉世,海水波襄,吞食地广,当同碣石,苞沦洪波也。大辽水出塞外卫白平山,东南入塞,过辽东襄平县西,辽水亦言出砥石山,自塞外东流,直辽东之望平县西,王莽之长说也。屈而西南流径襄平县故城西。秦始皇二十二年灭燕,置辽东郡,治此。汉高帝八年,封纪通为侯国,土莽之昌平也,故平州治。又南径辽队县故城西,王莽更名之曰顺睦也。公孙渊遣将军毕衍拒司马懿于辽队,即是处也。

  又东南过房县西,《地理志》:房,故辽东之属县也。辽水右会白狼水,水出右北平白狼县东南,北流西北屈,径广成县故城南,王莽之平虏也,俗谓之广都城。又西北,石城川水注之,水出西南石城山,东流径石城县故城南。《地理志》,右北平有石城县。北屈径白鹿山西,即白狼山也。《魏书国志》曰:辽西单于蹋顿尤强,为袁氏所厚,故袁尚归之。数入为害,公出卢龙,堑山堙谷五百余里,未至柳城二百里,尚与蹋顿将数万骑逆战,公登白狼山望柳城,卒与虏遇,乘其不整,纵兵击之,虏众大崩,斩蹋顿,胡、汉降者二十万口。《英雄记》曰:曹澡于是击马鞍干马上作十片。即于此也。《博物志》曰:魏武于马上逢狮子,使格之,杀伤甚众,王乃自率常从健儿数百人击之,狮子吼呼奋越,左右咸惊,王忽见一物从林中出如狸,超上王车轭上,狮子将至,此兽便跳上狮子头上,狮子即伏不敢起。于是遂杀之,得狮子而还。未至洛阳四十里,洛中鸡狗皆无鸣吠者也。其水又东北入广成县,东注白狼水。白狼水北径白狼县故城东,王莽更名伏狄。白狼水又东,方城川水注之,水发源西南山下,东流北屈,径一故城西,世谓之雀目城,东屈径方城北,东入白狼水。白狼水又东北径昌黎县故城西,《地理志》曰:交黎也,东部都尉治,王莽之禽虏也。应劭曰:今昌黎也。高平川水注之,水出西北平川,东流径倭城北,盖倭地人徒之。又东南径乳楼城北,盖径戎乡,邑兼夷称也。又东南注白狼水。白狼水又东北,自鲁水注之,水导西北远山,东南注白狼水。白狼水又东北径龙山西,燕慕容皝以柳城之北、龙山之南,福地也,使阳裕筑龙城,改柳城为龙城县十二年,黑龙、白龙见干龙山,皝亲观,龙去二百步,祭以大牢二,龙交首嬉翔,解角而去。皝悦,大赦,号新宫曰和龙宫,立龙翔祠于山上。白狼水又北径黄龙城东,《十二州志》曰:辽东属国都尉治昌辽道有黄龙亭者也,魏营州刺史治。《魏土地记》曰:黄龙城西南有白狼河,东北流附城东北下,即是也。又东北,滥真水出西北塞外,东南历重山,东南入白狼水。白狼水又东北出,东流分为二水,右水,疑即渝水也。《地理志》曰:渝水首受白狼水,西南循山,径一故城西,世以为河连城,疑是临渝县之故城,王莽曰冯德者矣。渝水南流东屈,与一水会,世名之曰伦水,盖戎方之变名耳。疑即《地理志》所谓侯水北入渝者也。《十二州志》曰:侯水南入渝。《地理志》盖言自北而南也。又西南流注于渝。渝水又东南径一故城东,俗曰女罗城,又南径营丘城西。营丘在齐而名之于辽、燕之间者,盖燕、齐辽迥,侨分所在。其水东南入海。《地理志》曰:渝水自塞外南入海。一水东北出塞为白狼水,又东南流至房县注于辽。《魏土地记》曰:白狼水下人辽也。又东过安市县西,南入于海。

  《十三州志》曰:大辽水自塞外西南至安市入于海。又玄菟高句丽县有辽山,小辽水所出,县,故高句丽,胡之国也。汉武帝元封二年,平右渠,置玄菟郡于此,王莽之下句丽。水出辽山,西南流径辽阳县与大梁水会,水出北塞外,西南流至辽阳人小辽水。故《地理志》曰:大梁水西南至辽阳入辽。《郡国志》曰:县,故属辽东,后入玄菟。其水西南流,故谓之为梁水也。小辽水又西南径襄平县为淡渊,晋永嘉三年涸。小辽水又径辽队县人大辽水。司马宣王之平辽东也,斩公孙渊于斯水之上者也。

  西南至辽队县,入于大辽水也。

  浿水出乐浪镂方县,东南过临浿县,东入于海。

  许慎云:浿水出镂方,东入海。一曰出浿水县。《十三州志》曰:浿水县在乐浪东北,镂方县在郡东。盖出其县南径镂方也。昔燕人卫满自浿水西至朝鲜。朝鲜,故箕子国也。箕子教民以义,田织信厚,约以八法,而下知禁,遂成礼俗。战国时,满乃王之,都王险城,地方数千里,至其孙右渠。汉武帝元封二年,遣楼船将军杨朴、左将军荀彘讨右渠,破渠于浿水,遂灭之。若浿水东流,无渡浿之理,其地今高句丽之国治,余访蕃使,言城在浿水之阳。其水西流径故乐浪朝鲜县,即乐浪郡治。汉武帝置。而西北流。故《地理志》曰:浿水西至增地县入海。又汉兴,以朝鲜为远,循辽东故塞至浿水为界。考之今古,于事差谬,盖《经》误证也。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湿余水发源于上谷郡居庸关东面,

  居庸关位于沮阳城东南六十里的居庸县界,所以叫居庸关。更始帝派使者来到上谷,耿况到居庸关去迎接他,说的就是此关。湿余水源于关山,往南流经居庸关下。溪水东岸,有一座三层石室,石室的门窗、框架全是岩石做的,这就是古关的燎望台。燎望台南面是深谷,关隘的城墙都用石块砌成,墙高壁峭,可不是一项轻而易举的工程。这里峰峦层叠,绝谷渊深,山道狭窄,仅容得下一辆车。又有深林的阻障,地形极其险要。早晨的山鸟,黄昏的野兽,在寒风中哀鸿,互相应和,旅人听了无不感到伤怀思乡之情袖然而生。湿余水流过山南,流经军都县界,这里也有个关,叫军都关。《 续汉书》 说;尚书卢植隐居于上谷军都山,就是这里。湿余水南流出关,那地方叫下口,水流潜入地下十余里。往东流过军都县南面,又往东流过蓟县北面,湿余水旧道东经军都县老城南面,又往东,水流又从地下冒出来,积成水潭,称为湿余潭。湿余水又东流,易荆水注入。易荆水发源于西北的千萝泉,又称丁萝水,往东南流经郁山西面,才称易荆水。公孙攒在鲍丘打了败仗,想退回易荆固守,可能就被这条水所阻挡。易荆水又东流,在左边汇合了虎眼泉,虎眼泉源出平川,往东南流入易荆水。易荆水又往东南流,与孤山水汇合。孤山水发源于平川的东边,从孤山流出,往东南流入易荆水,又称塔界水,塔界水又往东流经蓟城,又往东流经昌平县老城南面’,又称昌平水。《 魏土地记》 说:蓟城东北一百四十里有昌平城,城西有昌平河。昌平河又往东流,注入湿余水。湿余水又往东南流,在左边汇合芹城水。芹城水发源于北山,往南流经芹城,往东南流,注入湿余水。湿余水又往东南流经安乐老城西面。更始派渴者韩鸿去北方巡视,奉命授吴汉为安乐令,说的就是此城。又向北转弯,往东南流到狐奴县西面,注人沽河。

  从前彭宠派狐奴县令王梁,往南帮助光武帝起兵,就是从该县前去的。湿余水从该县西南,往东注入沽河。因此《 地理志》 说:湿余水自军都县东面流到潞县,往南注入沽水。

  沽河从塞外流过来,

  沽河发源于御夷镇西北九十里的丹花岭下,往东南流,大谷水注入。大谷水发源于镇北大谷溪,往西南流经独石北界。这块巨石四面没有山峦依附,孤零零地矗立于平地上。大谷水又南流,九源水注入。九源水来自北川,左右两边有八条小溪汇入,合 成一条,因此有九源之称。水往南流,到独石注入大谷水。大谷水又往.南流经独石西面,又往南流经御夷镇西面。御夷镇是魏太和时为防北狄而设。大谷水又往东南流,尖谷水注入。尖谷水源出御夷镇东北的尖溪,往西南流经镇城东面,往西南流,注入大谷水,乱流往南注入沽水。沽水又往南流出峡谷,这里有两座城夹岸时峙,人们标为独固门。因为这里有险要难攻的地形可以依靠,易于固守。两旁岩石壁立高耸,而中间则可以通过,犹如门户,因而得名。沽水又往南流,在左边汇合干溪水。干溪水引北川往西南流,经一个老亭东面,又往西南注入沽水。沽水又往西南流经赤城东面。赵建武年间(335 一348 ) ,并州刺史王霸被燕国打败,退回此城坚守。赤城位子山丘上,城下便是深涧,溪名也因城名而改变,因此义有赤城河之称。沽水又往东南流,与鹊谷水汇合。鹊谷水有两个源头、南面是阳乐水,发源于且居县。《 地理志》 说:阳乐水发源于县东。往南流经大翩山、小翩山以北,流过女祁县老城南面。《 地理志》 说:这是东部都尉治,也就是王莽时的祁县。阳乐水世人称为横水,又称阳田河。阳乐水又往东南流经一个古亭,又东流,在左与候卤水汇合。候卤水发源于西北山,往东南流经候卤城北面。城在居庸县西北二百里,因此名叫候卤,太和年间(477 - 499 )改名为御夷镇。候卤水又往东南流,注入阳乐水。阳乐水又往东南沿着狼山南麓流过。山上的岩石呈白色,孤峰亭亭耸峙,高出众山之上,阳乐水又往东南流经温泉东面,温泉在一处山弯里。又流经赤城西面,折向城南,往东南流入赤城河。赤城河又往东南流,向右流汇合高峰水。高峰水发源于高峰戍东南面,这座城堡位于山上。水往西南流一,又折向东南,炸入沽水。沽水又往西南流出山间,流经渔阳县老城西面,南流汇合了七度水。七度水发源于北山黄颁谷,因此又称黄颁水,往东南流,注入沽水。沽水又往南流,渔水注入。渔水发源于渔阳县东南的平地上,泉水往西流经渔阳县老城南面。应劫说:渔阳县在渔水之阳。查阅其它地理著作,都没有这个说法,但沿着河流探寻,却又确实从那里流过。如今渔阳在渔水之阳,与应肋说法相符,渔阳的地名应是由此而来的。秦调派乡里贫民驻守渔阳,指的就是此城。渔水又往西南流,注入沽水。沽水又南流,与螺山之水汇合,此水发源于渔雨城以南的小山。《 魏土地记》 说:城南五里有螺山,水往西南注入沽水,沽水又在南流经安乐县老城东面。《 晋书• 地道记》 说:晋把这里封给刘禅,立为公国。沽水,俗称西潞水。

  往南流过渔阳郡狐奴县北面,往西南与湿余水汇合,称为潞河;沽水往西南流经狐奴山西面,又往南流经狐奴县老城西面。渔阳太守张堪,带领狐奴县百姓开垦农田,并指导他们种植水稻,百姓从此才富裕起来。有童谣唱道:桑树没有弱枝,双穗的麦子旺长,张太守爱民施政;老百姓喜气洋洋。张堪在渔阳任职八年,匈奴不敢进犯边塞。沽水又南流,阳重沟水注人。阳重沟水发源于狐奴山,转弯往南流经狐奴城西面,这就是王莽时的举符。阳重沟水傍着城边南流,在右边与沽水汇合、沽水又往南流,湿余水注入。沽水又往南流,在左边与鲍丘水汇合,世人称为东潞水。沽水又往南流经潞县,称为潞河。《 魏土地记脱;城西三十里有潞河。

  又往东南流到雍奴县西面,称为筒沟。

  漯水在这里注入,汇流处俗称合口。沽水又东流,鲍丘水在雍奴县西北往东流出。

  又往东南流到泉州县,与清河汇合,往东流人大海。清河是众河的末尾。

  沽水又往东南流经泉州县老城东面。泉州就是王莽时的泉调。沽水又往东南流,汇合了清河,现在已经无水了。沽水又汇合清、淇、漳、渲、浓、易、徕、濡飞沽、淖沱等水,一同归入大海。因此《 水经》 说:清河是众河的末尾。

  鲍丘水从塞外流来,往南流过渔阳县东面,鲍丘水发源于御夷镇北塞,往南流经九庄岭东面,俗称大榆河。又往南流,从御夷镇东南九十里的西密云戍级西流过,又往南流,在左边汇合道人溪水,道人溪水发源于北川,往南流经孔山西面,又流经密云戍东面,在左边汇合孟广咧水。孟广删水发源于删下,山极峭峻,高鼻地超出众山之上。这条水往西流经孔山南面,山上有石洞,洞顶开口透光,因此,当地民间称为孔由。姗水又往西南流到了密云戍以东,往西注入道人水,往西南乱流,经过密云戍城南,在右边汇合大愉河。因为有个东密云,所以称此城为西密云,大榆河又往东南流,有白杨泉水注入。白杨泉水发源北方的白杨溪、望离,在右边入大愉河。又往东南流,有龙当溪水从北方流来注入。大榆河又往东南流出峡谷,流经安州旧渔阳郡的滑盐县南面,向左流汇合了该县的北溪水。北溪水发源于县北的广长堑南面,太和年间(477 一499 )挖掘此堑,目的在于防御北狄。溪水往南流经滑盐县老城东面。王莽时改名力匡德,汉明帝又改为盐田,是盐官右皿的治所,世人称为解盐城,西一北离御夷镇二百里。溪水南流注入鲍丘水。鲍丘水又往南流经辘奚县老城东,王莽时更名为敦德。鲍丘水又往西南流经犷平县老城东面一瘾王莽时的平犷一又往南流,汇合了三城水。三城水发源于臼里山,往西流经三城,称为三城水;又流经香隆山,山上遍长搞木香,因而得名。又往西流经石窟南面。窟内很宽广,过往行人常在此歇息。里面有个深潭,但不外流,留宿的人就靠潭水饮用。溪水又往西北流经伏凌山南面,与石门水汇合。石门水发源于伏凌山,山很高峻,岩壑间很冷,背阻一面的山崖,积雪不消,夏天也还结冰,正如欢离骚》 所吟诵的一样。因此世人就称为伏凌山,有一条水往西南流,注入石堆1 水,称为桑谷水,因为溪水从桑林旁流过,才有此名。又往西南流经犷平城东南,向右注入鲍丘水。鲍丘水又住东南流经渔阳县老城南面,渔阳郡的治所就在这里。渔阳郡是秦始皇二十立年(前225 )所置,王莽时改郡名为通潞,县名为得渔。鲍丘水又往西南流。公孙攒杀害了刘虞,乌丸王感念赳虞的恩德,就去迎他的儿子刘和,合兵十万,在这条水上大败公孙珊,斩首一万。鲍丘水又往西南流经狐奴城东面,又往西南流,注入沽河,往南乱流而去。

  又往南流过潞县西面,鲍丘水进入潞县境内,统称潞河,有高梁水注入。高梁水上流在庚陵堰从漯水分流而出,北岸有梁山,山上有燕国刺王旦的陵墓,因此称堰为决陵堰。这条水从决陵堰分出后,往东流经梁山南面,又往东北流经刘靖碑北面。碑文道:魏使持节、都督河北道诸军事、征北将军、建成乡侯、沛国刘靖,字文恭,登上梁山观望漯水河道勘察地形地势,他赞扬武安君凿通水渠,羡慕秦国人民的富裕。于是派部下丁鸿率领一千多士兵,于嘉平二年(25 的拦河筑坝,疏通了高梁河,建造了块陵堰、,开凿了车箱渠‘修堰所立石碑的碑文说:高梁水出自并州,是潞河的分支。一条牢固的长堤,截断水流,以石笼为主坝,高一丈,东西长三十丈,南北宽七十多步。在北岸建了一道水门,宽四丈,又筑了一条长十丈的堰坝。山洪暴发时,水就漫过水坝东流而去,平常流量稳定时,就从北门流来。每年可灌溉农田二千顷。全部封地有一百多万亩。到了景元三年(262 )辛酉日,诏书中说,人民所需粮食增多,陆路运粮供应不上,派遣渴者樊晨改建水闸,把每年的农田限制在一千顷,从封地中划出四千三百一十六顷转交给郡县,改定封地为五千九百三十顷。水流沿着车箱渠,自蓟县西北流经昌平县,东至渔阳潞县为止,其间渠道所经四五百里,溉农田一万多顷。无论高处低处,都受其利。引水导流就可以灌溉,开口放水就会流散。打开渠口就涌进水浪,放出水流就成为甘泽;不但受益于当时,而且造福于后世。晋元康四年(294 ) ,刘君少子晓骑将军、平乡侯刘弘,被任命持节,监幽州诸军事的职务,领有护乌丸校尉、宁朔将军的职衔。筑堰后三十六年,到了元康五年(2 95 )六月,洪水暴发,堰坝被冲毁四分之三,只留下北岸的七十多丈。上段的车箱渠,到处水流横溢。他追思先人筑堰的功绩,于是亲临现场,指导制订规划,命令司马关内侯逢挥,率领内外将士二千人,砌造堤岸、建立石渠、修筑主堰、安装水闸,闸门宽四丈,高五尺,兴修这项水利工程时,凡有关疏导雍塞,便利灌溉的办法,都以原廖乒气来的制度为准。整个工程耗费了四万多工。各部王侯,不召自来,连背着婴儿的妇女也来参加,人数多达几千。《 诗经》 说:动工了,莫急躁。《 周易》 说:人民忘记了劳累。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吧。于是垂相御史官署里的文武官员,联想到秦国人民追思郑国开渠的功绩,魏国人民为西门豹立祠的举动,因而也十分钦仰这件利民的善政,觉得应当追述这项工程的成就。于是,于元康五年. ( 295 )十月十一日,刻石立表,纪述这件重大的功绩,并记载护堰的制度,作为后人遵守的准则。详情见碑文。高梁水又往东南流经蓟县北面,又往东流到潞县,注入鲍丘水。鲍丘水又往南流经潞县老城西面,就是王莽时的通潞亭。汉光武帝派吴汉、耿弃等在潞县东部大败铜马、五蟠等部,说的就是此县。鲍丘水又折向东南,流经潞城南面。世祖任彭宠为渔阳太守,郡治就设在这里。.彭宠反叛,光武帝派游击将军邓隆去讨伐,他的军队就驻扎在这条水的南岸。光武帝占卜得知邓隆一定要失败,果然被彭宠打垮。那里还留有营垒的遗迹。鲍丘水又往东南注入夏泽。夏泽南岸弯弯曲曲长达十余里,北面是谦泽,水面辽阔,一眼望去无边无际。

  又往南流到雍奴到县面,向东转弯,注人大海。

  鲍丘水从前在雍奴县老城西北分出筒沟往东流,如今筒沟水已断流,许多东流的水就都合成一条了。鲍丘水又往东流经雍奴县北面,又往东流,与询河汇合。淘河发源于右北平无终县西山的白杨谷,往西北流经平谷县,折向西南流,有独乐水注入。独乐水发源于北抱犊固,往南流经平谷县老城东面。后汉建武元年( 25 ) ,光武帝派出十二位大将,追击大枪、五播诸部,直到平谷县,就在该县把他们打得大败。独乐水往南流入询水。询水又在左边汇合了盘山水。盘山水发源于盘山上,山势险峻,人迹罕至。离山三十多里,远远望去,从二十多里高的山上,泻下一道白练般的飞瀑,山泉沿着溪涧顺流而下,从西北注入沟水。犷句水又往东南流经平谷县老城,往东南与枷河汇合。伽河发源于北山― 山在低奚县老城东南― 往东南流经博陆老城北面,又折向城东,有人称为平陆城,这是不对的。汉武帝下了诏书,把博陆封给大司马霍光,立为侯国。文颖说:博大而高平,取个美好的名字,但没有这么一个县。霍光的封地在北海河东。薛攒说:渔阳有博陆城,说的就是此城。现在城在且居山以南平坦的高地上,四面环水,文颖所说的,只取美称,实无县名,就指这个地方。枷水又往东南流经平谷县老城西面,往东南流,注入沟河。沟河又往南流经纷城以东,往南汇合了五百沟水。五百沟水发源于七山北麓,往东流经平谷县的映城南面,往东注入询河。沟河又往东南流经临询城北面,转弯流过城东,沿着城边往南流去。《 竹书纪年》 载:梁惠成王十六年(前354 ) ,齐军和燕军在沟水开战,齐军战败逃遁,说的就是这条水。沟水又往南流,注入鲍丘水。鲍丘水又东流,汇合了泉州渠,泉州渠的旧道上流在泉州县承接淖沱水,因此以泉州来命名。渠水往北流经泉州县东面,又往北流经雍奴县东面,这里西距雍奴老城一百二十里。渠水从淖沱河分出往北流,经过一百八十里的水泽,注入鲍丘河,汇流处叫泉州口。陈寿《 魏志》 说:曹太祖因为蹋顿侵扰边境,准备出兵讨伐,于是以询口为起点开渠,经过雍奴、泉州直通河海。现在这条渠道已经无水了。鲍丘水又东流,有庚水注入。庚水发源于右北平徐无县北方的边塞,往南流经徐无山,接纳了黑牛谷水,又接纳了沙谷水。这两条水都发源于西方的山谷,往东流注入庚水。从前田子泰来这里避难,人数逐渐增至五千户。《 开山图》 说:山上长有一种树木,燃烧后无灰;有一种石头,可以打火。按注说:这种树木呈黑色,样子像炭,没有树叶;石头红色如朱砂,两块石头相磨擦,就能发出火花,把无灰的木头点着,可以终日燃烧不灭。现在这种树木早已绝迹了。庚水又流过徐无县老城东面,徐无县就是王莽时的北顺亭。《 魏土地记》 说:右北平城东北一百一十里有徐无城。庚水又往西南流奋与周卢溪水汇合。周卢溪水发源于徐无山,往东南流,注入庚水。庚水又往西南流,有漫水水注入。漫水发源于右北平俊靡县,就是王莽时的俊麻。水往东南流,人们称为车拳水;又往东南流,与温泉水汇合。温泉水发源于北山温溪,就是温泉的水源。但治病的人不能在泉水涌出处洗澡,因为太热的缘故。彼魏土地记》 说:徐无城东面有温汤,指的就是此泉。温泉水往南流了百步,就潜入地下,水大时就畅流注入漫水。漫水又往东南流经石门峡。这里山极险峻,山峡两边陡峭如壁,中间开了个口,俗称石门口。汉中平四年(187 ) ,渔阳张纯谋反,杀了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纺。中平五年(1 88 ) ,下诏命中郎将孟益率领公孙攒讨伐张纯,两军在石门交战,大败张纯。漫水又往东南流,叫北黄水;又折向南流,称为南黄水,又往西南流经无终山,就是帛仲理配制神丹的地方。他又在这座山上炼制出五千斤黄金救济百姓。山上有阳翁伯的玉田,在县城西北,有阳公坛社,就是阳公的故居。《 搜神记》 说:雍伯,洛阳人,性孝顺,父母死后,埋葬在无终山,山高八十里,山上无水,雍伯常常在坟前放上水,有一个过路人喝了他的水,就送他一斗石头,叫他种到田里,不久,田里长出许多玉来。北平徐家有一个女儿,雍伯请媒人去求婚,徐家要他送一双白璧来定亲。媒人将徐家的要求告诉雍伯,雍伯到玉田收来五双白璧送去,徐家就把女儿嫁给他,从此雍伯就在无终山安家。《 阳氏谱叙》 说:翁伯是周景王的孙子,封于阳樊,春秋末年,迁居到无终山,因阳樊而改姓为阳。他怀着仁爱之心,普施众人,天帝因而将玉田赐给他。碑文说:阳公原来居住在县北六十里的翁同山,后来潞人迁居到西山下,阳公又迁居到这里,得到天帝所赐的玉田。阳公生性不贪财宝,玉田也就自然消失了。这地方如今仍叫玉田阳。干宝说:在种石的地方,四角竖着四根大石柱,各长一丈,石柱中央那块地广一顷,名叫玉田,至今还留传着这个称呼,玉田立的标志,就是从此时开始的,但如今已不知所在了。干宝的记载与《 谱叙》 玉田自然消失的说法相同。漫水到了这里,有蓝水注入。蓝水发源于北山,往东流,又转弯往南流经无终县老城东面,老城原属无终子国。《 春秋》 记载:襄公四年(前569 ) ,无终子嘉父派孟乐出使晋国,通过魏绛献上虎豹皮,请求晋侯与戎族各部议和。这一带原属燕国领地,秦始皇二十二年(225 ) ,灭了燕国,设置右北平郡,郡治就在这里,王莽时称为北顽。汉时李广任郡守,一次出行,看到一块半隐半现的岩石,误以为虎,“箭射去,羽箭深深地穿进岩石中,就是在这地方。《 魏土地记》 说:右北平城西北面一百三十里有无终城。蓝水又南流,注入漫水。漫水又往西南流,注入庚水。《 地理志》 说:漫水发源于俊靡县以南,到无终县往东注入庚水。庚水,世人又称拓水,往南流经燕山下。一处悬崖旁有石鼓,离地一百多丈,望去有如可装数百石粮食的圆形大粮仓,底下横搁着一根石梁;东南面有块岩石如人举着鼓褪击鼓的样子。老人传说,燕山上的石鼓响起来,就有兵灾。庚水又往南流经北平城以西,往南注入鲍丘水,汇流处叫朽口。鲍丘水又往东流,经右北平郡者城南。《 魏土地记》 说:蓟城东北三百里有右北平城。鲍丘水又东流,有巨梁水注入。巨梁水发源于土垠县以北的陈宫山,往西南流经观鸡山下,称为观鸡水。观鸡水的东面有观鸡寺,寺内的殿堂高大宽敞,可以容纳一千名僧人。地面全由石板铺成,屋顶的缝隙都涂了泥,地基下面布满通道,犹如经脉分布于四面八方,室外殿基四面有灶口可烧火,热气从灶口流进通道,整个堂内就都暖和了。因为这一带气侯寒冷,霜气逼人,出家的僧人大都贫穷,施主只怕影响他们修道,所以把这座殿堂造得特别高大,因而有心修道的人很多都到这里来栖身。观鸡水又往西南流,向右流汇合了区落水。区落水发源于土垠县北山,往东南流入巨梁水。巨梁水又往南流经土垠县老城西面,在左边汇合了寒渡水。寒渡水发源于土垠县东北,往西南流到县城,在右边注入梁河。

  梁河又往南流,有涧于水注入。涧于水发源于东北山,往西南流经土垠县老城东面,往西南流,注入巨梁水。巨梁水又往东南流,在右边汇合了五里水。五里水发源于北平城东北面的五里山,因此世人就称为五里水,又名田继泉,往西流,又转弯往南流经北平城东面,往东南注入巨梁河,乱流注入鲍丘水。自鲍丘水以南,南到淖沱河,西至泉州、雍奴,东到大海,叫做雍奴蔽。原野间沼泽相连,有九十九个湖荡,支流纵横交错,处处相通。流到大海的,并非只有梁河和鲍丘水。

  濡水从塞外流来,往东南流过辽西郡令支县北面,

  濡水发源于御夷镇东南,有两个源头在山的两边往西北并流,出山后合成一流。又往西北流经御夷老城以东、御夷镇以北一百四十里,又往北流,向左流有连渊水注入。连渊水发源于老城以东,往西北流经老城南面,又往西北流经绿水池南。池水渊深不流。连渊水又往西,然后转弯北流,又往东流经老城北面,把两个池沼连结在一起,叫作连渊浦。又往东北注入难河。难河右岸有汗水注入。汗水发源于东坞以南,往西北流经沙野南面,北方人叫沙野。水在镇东北二百三十里,往西北注入难河。濡、难二字读音相近,是北狄语讹所致。濡水又往北流经沙野以西,又往北流经箕安山以东,折向东北,流经沙野北面,又往东北流经林山北麓。濡水北面有个水池,池水静止不流。濡水又往东北流经孤山以南,往东北流,有吕泉水注入。吕泉水发源于吕泉坞西麓,往东南流,折向东边流过山坞以南,往东北流,有三泉水注入。三泉水有三个源头,依次汇合为一条水流,在御夷镇东北四百里,往东南注入吕泉水。吕泉水又往东流经孤山北面,又往东北流,有逆流水注入。逆流水发源于东南方,水往西流,向右转弯然后往东南流奔,与木林山水汇合。木林山水发源于山南,往东注入逆水,乱流往东北注入濡河。濡河又往东流,有盘泉注入。盘泉水来自西北方,往东南流,注入濡河。濡河又往东南流,河道迂曲回环,称为曲河,在御夷镇东北三百里,东流出峡,进入安州境内,往东南流经渔阳郡白檀县老城。《 地理志》 说:濡水发源于白檀县北方的蛮族地区。汉景帝给李广的诏书说:着令将军率领大军东进,在白檀县歇息。濡水又往东南流,向右流与要水汇合。要水发源于塞外,三条河水并流,称为大要水,往东南流经要阳县老城东面,老城原是都尉治,王莽时改名为要术,要水又往东南流经白檀县,往东南流入濡水、濡水又往东南流,有索头水注入。索头水源出索头川,往南流经广阳侨郡西面,这个侨郡是魏时从右北平郡分出,郡治也就是今天安州的州治。索头水又往南流,注入濡水。濡水又往东南流,有武列水注入。武列水三源合流。西源的右边是一条溪水,又称西藏水,往东南流出溪,与蟠泉水汇合。蟠泉水发源于安州城以东十五里,东流九十里,注入西藏水。西藏水又往西南流,有东藏水注入,这条水出自东溪,又称东藏水,往西南流出谷,与中藏水汇合。中藏水出自中溪,南流出谷,往南注入东藏水。因此把这三条溪流称为三藏,汇合后就叫三藏水。东藏水又往南流,向右注入西藏水,乱流向左流汇入龙泉水。龙泉水发源于东山下,深不可测,往西南流,注入三藏水。三藏水又往东南流,与龙色水汇合。龙当水出自西方的龙当溪,往东流入三藏水。三藏水又往东南流经武列溪,称为武列水,往东南流经石挺下。石挺高据于群山之上,孤峰直插云霄,陡崖极其险峻,高达百余切。州牧太守经过这里时,常叫选拔出来的优秀的弓箭手张弓射箭,但没有一个人射得到这样的高度。水往东流注入濡水。濡水又往东南流,有五渡水注入。五渡水发源于北方的安乐县丁原山,往南流经该县老城西面,就是原来的三会城孟五渡水往南注入五渡塘,这条水萦纤曲折,行人要接二连三地过渡,溪和塘都因此得名。水又南流,注入濡水。濡水又与高石水汇合。高石水发源于东方的安乐县东山,往西流经三会城南面,注入濡水。濡水又往东南流经卢龙塞。到这里的道路是从无终县向东通过来的,渡过濡水,经过林兰隆,往东直达清隆。卢龙地势峻险,陡坡七转八弯,因此有九睁之名。燕景昭元玺二年( 353 ) ,派遣将军步浑修筑卢龙塞道,他焚山劈石,拓宽山道,可容两车并行,并在岭上刻石,记述筑路的工程,石碑至今还在。但庚呆之注《 扬都赋》 ,却说卢龙山在平冈城以北,实在太粗忽,与事实相去太远了。我按:从卢龙往东越过清隆,到凡城约二百里;从凡城往东北走,去平冈老城约一百八十里,去向黄龙则有五百里。所以陈寿《 魏志》 说:田畴率军取道卢龙塞,劈山填谷五百余里,经白檀,过平冈,登上白狼山,直指柳城。平冈在卢龙东北很远,而庚仲初却说在南面,是不对的。濡水又往东南流经卢龙老城东面。老城是汉建安十二年(207 )魏武帝出征蹋顿时所建。濡水又南流,有黄洛水注入。黄洛水发源于北面的卢龙山,往南流入濡水。濡水又往东南流,与洛水汇合。洛水发源于卢龙塞,往西南流,注入濡水。濡水又转弯继续奔流,左边接纳了去润水,又汇合了敖水,这两条水都从卢龙往西注入濡水。濡水又往东南流,经令支县老城东面,这就是王莽时的令氏亭。秦始皇二十二年(前225 ) ,分燕国的部分土地设置辽西郡,令支县隶属于该郡。《 魏土地记》 说:肥如城以西十里,有濡水,往南流经孤竹城以西,右边流汇合了玄水,人们称为小濡水,这不对。玄水源出肥如县东北方的玄溪,往西南流经县东,先转向东边,再转向南边,然后折回西边,从肥如县老城南面流过,民间只叫肥如水。老城原属肥子国。应肋说:晋灭了肥,肥子投奔到燕国,燕王将他分封在这里,所以叫肥如。汉高帝六年(前201 ) ,把这地方封给蔡寅,立为侯国。玄水往西南流,右边汇合了卢水。卢水发源于肥如县东北的沮溪,往南流,称为大沮水;又往南流,左边汇合了阳乐水。阳乐水发源于东北方的阳乐县溪。《 地理风俗记》 说:阳乐原是燕地,秦始皇二十二年(前225 )设辽西郡,郡治就在这里。《 魏土地记》 说:海阳城西南有阳乐城。阳乐水又往西南流,注入沮水,汇流处叫阳口。沮水又往西南流,有小沮水注入。小沮水发源于冷溪,人们称为冷池。又往南流,汇合了温泉水,温泉水出自东北方的温溪,往西南流,注入小沮水。小沮水又南流,与大沮水汇合,称为卢水。桑钦提到卢子的书中说:晋灭肥后,把那一族人迁到卢水一带。卢水有两条渠道,称为小沮水和大沮水,二渠汇合注入玄水。卢水又往南流,与温水汇合。温水发源于肥如城以北,往西流,注入玄水。《 地理志》 说:卢水往南注入玄水。玄水又往西南流经孤竹城北面,往西注入濡水。因此《 地理志》 说:玄水东流注入濡水,是从东边流来的。《 地理志》 说:令支有孤竹城,就是旧时的孤竹国。《 史记》 说:孤竹君的两个儿子― 伯夷和叔齐,为了辞让王位,在首阳山饿死。汉灵帝时,辽西太守廉翻梦见有人对他说:我是孤竹君的儿子,伯夷的弟弟。我的棺榔在辽海漂浮,听说您是个行善的人,希望您替我掩埋一下。第二天果然看到海上有浮棺,那些嗤笑他的小吏都无疾而死,于是就改地安葬。《 晋书• 地道记》 说:辽西人看到辽本上有浮棺,想把它打开,却听到有声音说,我是孤竹君,你为什么要开我的棺榔呢?因此人们就为他立祠。祠在山上,城在山边。肥如县城南十二里,就是两水汇合的地方。

  又往东南流过海阳县,往西南注人大海。

  濡水从孤竹城东南流经西乡北面,瓤沟水注入。抓沟水发源于孤竹城东南方,往东流注入濡水。濡水又从老城南面流过,分为两条,七边分支流出的,人们称为小濡水,往东流经乐安亭北面,往东南注入大海。濡水往东南流经乐安亭南面,往东与新河道汇合。旧河道在雍奴县承接鲍丘水,往东流出,称为盐关口。魏太祖征伐蹋顿时,同时疏导了询口,所开的渠道,人们称为新河。陈寿《 魏志》 说:开新河通大海。新河又往东北穿过庚水,又往东北流出,经右北平穿过询渠水,又往东北流经昌城县老城北面,就是王莽时的淑武。新河又往东流,分为两条,支流往东南注入大海。新河从支渠口往东流,汇合了封大水,汇流处叫交流口。水道从新安平县出来,往西南流经新安平县老城西面,按《 地理志》 ,这是辽西郡的属县。又往东南流,有龙鲜水注入。龙鲜水发源于新安平县的西北方,人们称为马头水。马头水有两个源头,往南流汇合为一座,往东注入封大水。《 地理志》 说:龙鲜水往东注入封大水。乱流往南汇入新河,往南注入大海。《 地理志》 说:封大水从海阳县南面注入大海。新河又往东流出海阳县,与缓虚水汇合,缓虚水发源于新安平县东北方,世人称为大笼川,往东南流经令支城以西,往西南流,与新河汇合,南流注入大海。《 地理志》 说:缓虚水与封大水都往南注入大海。新河又东流,与素河汇合,汇流处称为白水口。素河发源于令支,县的蓝山,南流汇入新河,又往东南注入大海。新河又往东流到九褪口,分支往南注入大海。新河又往东流经海阳县老城南面。汉高祖六年(前201 ) ,把该县封给摇母余,立为侯国。《 魏土地记》 说:令支城以南六十里有海阳城。新河又东流,与清水汇合。清水发源于海阳县,往东南流经海阳城东面,又南流与新河汇合,又南流了十里左右,往西流入九褪,注入大海。新河东流穿过清水,又东流,木究水流出,南流注入大海。新河又东流,从左边曲折流出,成为北阳孤淀,淀水向右穿过新河,往南注入大海。新河又东流,与濡水汇合。濡水又往东南流到案县竭石山。文颖说:竭石在辽西紊县,王莽时称为选武。素县隶属于临渝,王莽时把临渝改为冯德。《 地理志》 说:大竭石山在右北平骊成县西南,王莽时改名为揭石。汉武帝也曾登山观望大海,并在这里刻石题字。如今海滨有一座岩石,样子很像雨道,长数十里,在山顶有大石如柱形,常常露出水面,立在大海之中,潮水大涨时就淹没,退潮时,不动不没,不知深浅,世人称为天桥柱。石柱的样子仿佛是人所建造,但实际上却不是人力造成的,韦昭也认为这就是竭石。《 三齐略记》 说:秦始皇在海中建造石桥,海神替他竖起石柱。秦始皇请求海神出来相见。海神说:我生得丑陋,不要把我的样子下来,才可以和您相见。于是秦始皇入海四十里,见到了海神,随从没有人动手,但有个画工却偷偷用脚来画海神的长相。海神发怒道:您不守约,赶快给我走!秦始皇掉转马头回岸,前脚还站着,后脚地就崩了,侥幸脱身登岸,‘画工就被淹死在海里,周围群山的岩石都泻入海里,至今还向东陡斜,可能就是这地方。濡水从这里南流入海,并不经过海阳县以西。《 水经》 是搞错了。又据《 管子》 ,齐桓公二十年(前666 ) ,出征孤竹,离卑耳溪还有十里,突然停了下来,吃惊地瞪着两眼,拉弓准备射箭了,但又没有射出,对随从们说:看到前面那东西吗?随从们回答说:没看到。齐桓公说:我看到那东西,只有一尺长,但却完全是人的样子,戴着帽,右边袒开衣襟,走在马前,哪有像这种样子的人!管仲回答说:我听说岂山有个山神叫偷儿,只有一尺长,形状像人。称霸天下的国君兴起时,岂山之神就会显现。而且他走在马前,就是引路;袒开衣襟,就是告诉前面有水;右边袒开,就是告诉你从右面渡水。到了卑耳溪,过水的向导从左边过水,水深与帽相平,从右面过水,水深只到膝盖。军队就全都过河了。齐桓公拱手说:仲父,您真是无所不晓啊!失敬得很,我是早该受罚的了。如今从孤竹往南,就是大海了,在沧茫的大海之中,辨认得出的山多得很,但涉水向导领渡的那条卑耳溪却不知又在哪里。早在汉朝时,大海的波浪就吞没了大片的陆地,想来也同碣石一起沉没在大海里了。

  大辽水发源于塞外卫白平山,往东南流人塞,流过辽东郡襄平县西面,

  也有人说辽水发源于砒石山,从塞外往东流,直到辽东望平县以西― 就是王莽时的长说,折向西南,流经襄平县老城西面。秦始皇二十二年(前225 )灭了燕国,设置了辽东郡,郡治就设在这里。汉高帝八年(前199 ) ,将这地方封给纪通,立为侯国,王莽时称为昌平,是旧时平州的治所。水又往南流经辽队县老城西面,王莽时改名为顺睦。公孙渊派将军毕衍在辽队抵御司马兹,说的就是这里。

  又往东南流过房县西面,

  《 地理志》 :房县原是辽东郡的属县。辽水在右汇合白狼水。白狼水发源于右北平白狼县东南,往北流,再折向西北,流经广成县老城南面,就是王莽时的平虏,俗称广都城。白狼水又往西北流,石城川水注入。石城川水发源于西南方的石城山,往东流经石城县老城南面。按《 地理志》 ,右北平有石城县。水折向北方,流经白鹿山西面。就是白狼山。《 魏书• 国志》 说:辽西单于蹋顿尤其强盛,受到袁氏的优遇,所以袁尚去投靠他,这个部族屡次入关骚扰。曹公取道卢龙,劈山填谷五百余里。离柳城还有二百里时,袁尚与蹋顿率领数万军队前来迎战。曹公登上白狼山,遥望柳城,突然与敌兵相遇,趁着他们队伍不整,向他们发起进攻,敌军被击溃了,杀了蹋顿,胡人和汉人投降的达二十万人。《 英雄记》 说:曹操于是拍着马鞍,在马上乐得手舞足蹈起来,就是在这地方。《 博物志》 说:魏武帝在马遇到狮子,叫部下去打死它,但被狮子伤了许多人,武帝于是亲自率领数百亲兵去打它,狮子怒吼着猛跳起来,随从的人都吓坏了。忽然看见有个东西从树林中冲出来,样子像只狸,跳到曹操的车扼上。狮子快到时,怪兽便跳到它的头上,狮子即刻伏下不敢起来,于是才把它杀掉,抬着死狮子回来。离洛阳还有四十里,这个地区的鸡狗都不鸣不吠。水又往东北流入广成县,往东注入白狼水。白狼水往北流经白狼县老城东面,王莽时改名伏狄。白狼水又往东流,方城川水注入。方城川水发源于西南山下,往东流,再折向北方,流经一座老城西面一一人们叫雀目城一一向东转弯流经方城北面,往东注入白狼水。白狼水又往东北流经昌黎县老城西面。《 地理志》 称为交黎,是东部都尉治所,就是王莽时的禽虏。应劭说:交黎就是现在的昌黎。高平川水在这里注入白狼水。这条水发源于西北方的平原上,往东流经楼城北面,是楼人移民所建。水又往东南流经乳楼城北面,因为直接流经戎人地区,所以城也得了戎人的地名。水又往东南流,注入白狼水。白狼水又往东北流,自鲁水注入。自鲁水从西北远山流来,往东南注入白狼水。白狼水又往东北流经龙山西面。燕慕容毓认为柳城以北、龙山以南是个福地,派阳裕去建筑龙城,把柳城县改名为龙城县。十二年(345 ) ,黑龙与白龙在龙山显现,慕容毓亲自去观看,在离开龙二百步以外的地方,用猪牛羊三牲致祭。两条龙头挨着头嬉闹飞翔,脱下龙角飞去。慕容鱿高兴得很,就下诏大赦,把新宫改为和龙宫,并在山上建筑龙翔祠。白狼水又往北流经黄龙城东面。《 十三州志》 说:这是辽东属国都尉治,昌辽道有黄龙亭,就指这地方,也是魏时营州刺史的治所。《 魏土地记》 说:黄龙城西南有白狼河,沿着城东北边往东北流,这里指的就是白狼水。又往东北流,滥真水发源于西北方的塞外,往东南流经重山,往东南注入白狼水。白狼水又往东北流出,又往东分为两条,右边那条可能就是渝水。《 地理志》 说:渝水上流承接白狼水,往西南沿着山边流经一座老城西面,世人认为这是河连城,可能就是临渝县的老城,王莽时叫冯德。渝水往南流,折向东边,与一条水汇合,人们称为槛伦水,那是戎人地区的变名。可能就是《 地理志》 所说的北入渝水的侯水。《 十三州志》 说:侯水往南注入渝水。《 地理志》 大概是说自北而南的意思。又往西南流,注入渝水。渝水又往东南流经一座老城东面,俗称女罗城。又往南流经营丘城西面。营丘在齐国,却把它的名字挂到辽、燕之间,原因就在于燕、齐两地相隔遥远,齐人侨居在这里的缘故。渝水往东南注入大海。《 地理志》 说:渝水从塞外往南注入大海。一条水往东北流出塞外,就是白狼水,又往东南流到房县,注入辽水。《 魏土地记》 说:白狼水下流注入辽水。又往东流过安市县西南,注人大海。

  《 十三州志》 说:大辽水从塞外往西南流,到安市注入大海。又玄冤高句丽县有辽山,是小辽水的发源地。

  高句丽县就是旧时的高句丽,是个胡人的国家。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 ) ,平定右渠,在这里设置玄冤郡,就是王莽时的下句丽。小辽水发源于辽山,往西南流经辽阳县,与大梁水汇合。大梁水发源于塞外,往西南流到辽阳,注入小辽水。因此《 地理志》 说:大梁水往西南流到辽阳,注入辽水。《 郡国志》 说:辽阳县旧属辽东郡,后来划入玄冤郡。水往西南流,因此称为梁水。小辽水又往西南流经襄平县,称为淡渊,晋永嘉三年(。30 的干涸。小辽水又流经辽队县,注入大辽水。司马宣王平定辽东时,就在这条水上杀了公孙渊。

  往西南流到辽队县,注人大辽水。

  浿水发源于乐浪郡镂方县,往东南流过临汉县,东流人海。许慎说:浿水发源于镂方县,东流注入大海。还有个说法,以为发源于浿水县。《 十三州志》 说:浿水县在乐浪郡东北,镂方县在郡东,浿水是发源于县南而流经镂方县的。从前燕国有个人叫卫满,从浿水往西去朝鲜。朝鲜就是旧时箕子的封国。箕子教老百姓要好好做人,他们耕田织布,风俗淳厚;他立了八条约法。下民也都知道禁令,于是就形成礼俗。战国时,卫满在朝鲜称王,建都在王险城,国土几千里。王位传到他的子孙右渠。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 ) ,派遣楼船将军杨仆、左将军荀俞前去讨伐,在浿水大败右渠,灭了朝鲜。假如浿水往东流,就不会去横渡坝水了。那地方现在是高句丽的国都。我曾询访过番国的使者,说此城在浿水北岸。汉水往西流经旧乐浪郡朝鲜县,往西北流去。朝鲜县是乐浪郡的治所,汉武帝时设置。所以《 地理志》 说:浿水往西流到增地县,注入大海。汉朝兴起后,因朝鲜太远,就沿着辽东原来的边疆通到浿水,定为国界。考查今天和古代的情况,与所叙的事相差很大,那是《 水经》 搞错了。

水经注
阅读全文
《卷十四》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
国学推荐
唐诗三百首古诗词鉴赏大全古诗三百首大全宋词三百首先秦诗人古诗词考题全唐诗古诗十九首两汉诗人小学生必背古诗70首全宋词小学古诗大全魏晋诗人小学文言文大全南北朝诗人小学生必背古诗80首初中古诗大全隋代诗人初中文言文大全唐代诗人

卷十四原文解释翻译

国学梦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22 国学梦 M.GuoXueMeng.Com

皖ICP备160110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