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go
庄子

庄子:杂篇·让王

作者:庄子及门徒庄子[挑错/完善]

尧以天下让许由,许由不受。又让于子州支父,子州之父曰:“以 我为天子,犹之可也。虽然,我适有幽忧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 下也。”夫天下至重也,而不以害其生,又况他物乎!唯无以天下为 者可以托天下也。舜让天下于子州之伯,子州之伯曰:“予适有幽忧 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故天下大器也,而不以易生。此 有道者之所以异乎俗者也。舜以天下让善卷,善卷曰:“余立于宇宙 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囗(左“纟”右“希”)。春耕种,形 足以劳动;秋收敛,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 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遂不 受。于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处。舜以天下让其友石户之农。石户之 农曰:“囗囗(左“扌”右“卷”)乎,后之为人,葆力之士也。” 以舜之德为未至也。于是夫负妻戴,携子以入于海,终身不反也。

大王囗(“檀”字去“木”音dan4)父居豳,狄人攻之。事之 以皮帛而不受,事之以犬马而不受,事之以珠玉而不受。狄人之所求 者土地也。大王囗父曰:“与人之兄居而杀其弟,与人之父居而杀其 子,吾不忍也。子皆勉居矣!为吾臣与为狄人臣奚以异。且吾闻之: 不以所用养害所养。”因杖囗(上“竹”下“夹”)而去之。民相连 而从之。遂成国于岐山之下。夫大王囗父可谓能尊生矣。能尊生者, 虽贵富不以养伤身,虽贫贱不以利累形。今世之人居高官尊爵者,皆 重失之。见利轻亡其身,岂不惑哉!

越人三世弑其君,王子搜患之,逃乎丹穴,而越国无君。求王子搜 不得,从之丹穴。王子搜不肯出,越人熏之以艾。乘以王舆。王子搜 援绥登车,仰天而呼曰:“君乎,君乎,独不可以舍我乎!”王子搜 非恶为君也,恶为君之患也。若王子搜者,可谓不以国伤生矣!此固 越人之所欲得为君也。

韩魏相与争侵地,子华子见昭僖侯,昭僖侯有忧色。子华子曰:“ 今使天下书铭于君之前,书之言曰:‘左手攫之则右手废,右手攫之 则左手废。然而攫之者必有天下。’君能攫之乎?”昭僖侯曰:“寡 人不攫也。”子华子曰:“甚善!自是观之,两臂重于天下也。身亦 重于两臂。韩之轻于天下亦远矣!今之所争者,其轻于韩又远。君固 愁身伤生以忧戚不得也。”僖侯曰:“善哉!教寡人者众矣,未尝得 闻此言也。”子华子可谓知轻重矣!

鲁君闻颜阖得道之人也,使人以币先焉。颜阖守陋闾,苴布之衣, 而自饭牛。鲁君之使者至,颜阖自对之。使者曰:“此颜阖之家与? ”颜阖对曰:“此阖之家也。”使者致币。颜阖对曰:“恐听谬而遗 使者罪,不若审之。”使者还,反审之,复来求之,则不得已!故若 颜阖者,真恶富贵也。

故曰:道之真以治身,其绪余以为国家,其土苴以治天下。由此观 之,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也,非所以完身养生也。今世俗之君子, 多危身弃生以殉物,岂不悲哉!凡圣人之动作也,必察其所以之与其 所以为。今且有人于此,以随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 也?则其所用者重而所要者轻也。夫生者岂特随侯之重哉!

列子穷,容貌有饥色。客有言之于郑子阳者,曰:“列御寇,盖 有道之士也,居君之国而穷,君无乃为不好士乎?”郑子阳即令官遗 之粟。子列子见使者,再拜而辞。使者去,子列子入,其妻望之而拊 心曰:“妾闻为有道者之妻子,皆得佚乐。今有饥色,君过而遗先生 食,先生不受,岂不命邪?”子列子笑,谓之曰∶“君非自知我也, 以人之言而遗我粟;至其罪我也,又且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 ”其卒,民果作难而杀子阳。

楚昭王失国,屠羊说走而从于昭王。昭王反国,将赏从者。及屠羊 说。屠羊说曰:“大王失国,说失屠羊。大王反国,说亦反屠羊。臣 之爵禄已复矣,又何赏之有。”王曰:“强之。”屠羊说曰:“大王 失国,非臣之罪,故不敢伏其诛;大王反国,非臣之功,故不敢当其 赏。”王曰:“见之。”屠羊说曰:“楚国之法,必有重赏大功而后 得见。今臣之知不足以存国,而勇不足以死寇。吴军入郢,说畏难而 避寇,非故随大王也。今大王欲废法毁约而见说,此非臣之所以闻于 天下也。”王谓司马子綦曰:“屠羊说居处卑贱而陈义甚高,子綦为 我延之以三旌之位。”屠羊说曰:“夫三旌之位,吾知其贵于屠羊之 肆也;万锺之禄,吾知其富于屠羊之利也。然岂可以贪爵禄而使吾君 有妄施之名乎?说不敢当,愿复反吾屠羊之肆。”遂不受也。

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户不完,桑以为枢而瓮牖,二 室,褐以为塞,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子贡乘大马,中绀而表素, 轩车不容巷,往见原宪。原宪华冠囗(左“纟”右“徙”音xi1) 履,杖藜而应门。子贡曰:“嘻!先生何病?”原宪应之曰:“宪闻 之,无财谓之贫,学而不能行谓之病。今宪贫也,非病也。”子贡逡 巡而有愧色。原宪笑曰:“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学以为人,教以 为己,仁义之慝,舆马之饰,宪不忍为也。”

曾子居卫,囗(“温”字以“纟”代“氵”音yun4)袍无表, 颜色肿哙,手足胼胝,三日不举火,十年不制衣。正冠而缨绝,捉襟 而肘见,纳屦而踵决。曳纵而歌《商颂》,声满天地,若出金石。天 子不得臣,诸侯不得友。故养志者忘形,养形者忘利,致道者忘心矣 。

孔子谓颜回曰:“回,来!家贫居卑,胡不仕乎?”颜回对曰:“ 不愿仕。回有郭外之田五十亩,足以给囗(左“饣”右“干”音zh an1)粥;郭内之田十亩,足以为丝麻;鼓琴足以自娱;所学夫子 之道者足以自乐也。回不愿仕。”孔子愀然变容,曰:“善哉,回之 意!丘闻之:‘知足者,不以利自累也;审自得者,失之而不惧;行 修于内者,无位而不怍。’丘诵之久矣,今于回而后见之,是丘之得 也。”

中山公子牟谓瞻子曰:“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阙之下,奈何? ”瞻子曰:“重生。重生则利轻。”中山公子牟曰:“虽知之,未能 自胜也。”瞻子曰:“不能自胜则从,神无恶乎!不能自胜而强不从 者,此之谓重伤。重伤之人,无寿类矣!”魏牟,万乘之公子也,其 隐岩穴也,难为于布衣之士,虽未至乎道,可谓有其意矣!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颜色甚惫,而弦歌于 室。颜回择菜,子路、子贡相与言曰:“夫子再逐于鲁,削迹于卫, 伐树于宋,穷于商周,围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无禁。弦 歌鼓琴,未尝绝音,君子之无耻也若此乎?”颜回无以应,入告孔子 。孔子推琴,喟然而叹曰:“由与赐,细人也。召而来,吾语之。” 子路、子贡入。子路曰:“如此者,可谓穷矣!”孔子曰:“是何言 也!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 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 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丘其幸乎。”孔子削 然反琴而弦歌,子路囗(左“扌”右“乞”音xi4)然执干而舞。 子贡曰:“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 亦乐,所乐非穷通也。道德于此,则穷通为寒暑风雨之序矣。故许由 娱于颖阳,而共伯得乎丘首。

舜以天下让其友北人无择,北人无择曰:“异哉,后之为人也,居 于畎亩之中,而游尧之门。不若是而已,又欲以其辱行漫我。吾羞见 之。”因自投清泠之渊。

汤将伐桀,因卞随而谋,卞随曰:“非吾事也。”汤曰:“孰可? ”曰∶“吾不知也。”汤又因瞀光而谋,瞀光曰:“非吾事也。”汤 曰∶“孰可?”曰:“吾不知也。”汤曰:“伊尹何如?”曰:“强 力忍垢,吾不知其他也。”汤遂与伊尹谋伐桀,克之。以让卞随,卞 随辞曰:“后之伐桀也谋乎我,必以我为贼也;胜桀而让我,必以我 为贪也。吾生乎乱世,而无道之人再来漫我以其辱行,吾不忍数闻也 !”乃自投囗(左“木”右“周”音zhou1)水而死。汤又让瞀 光,曰:“知者谋之,武者遂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立 乎?”瞀光辞曰:“废上,非义也;杀民,非仁也;人犯其难,我享 其利,非廉也。吾闻之曰:‘非其义者,不受其禄;无道之世,不践 其土。’况尊我乎!吾不忍久见也。”乃负石而自沈于庐水。

昔周之兴,有士二人处于孤竹,曰伯夷、叔齐。二人相谓曰:“吾 闻西方有人,似有道者,试往观焉。”至于岐阳,武王闻之,使叔旦 往见之。与盟曰:“加富二等,就官一列。”血牲而埋之。二人相视 而笑,曰:“嘻,异哉!此非吾所谓道也。昔者神农之有天下也,时 祀尽敬而不祈喜;其于人也,忠信尽治而无求焉。乐与政为政,乐与 治为治。不以人之坏自成也,不以人之卑自高也,不以遭时自利也。 今周见殷之乱而遽为政,上谋而下行货,阻兵而保威,割牲而盟以为 信,扬行以说众,杀伐以要利。是推乱以易暴也。吾闻古之士,遭治 世不避其任,遇乱世不为苟存。今天下囗(外“门”内“音”),周 德衰,其并乎周以涂吾身也,不如避之,以洁吾行。”二子北至于首 阳之山,遂饿而死焉。若伯夷、叔齐者,其于富贵也,苟可得已,则 必不赖高节戾行,独乐其志,不事于世。此二士之节也。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尧爷爷让王位给许由,许由感到太可怕了,携家逃亡 。尧又让给子州支父,也是隐士。子州支父说:‘要我 当,也当得来。可是我害了忧郁症,正在治病呢,没空治 天下。”王位最贵重,如果有害于健康,便一钱不值。至 于别的种种身外之物,在隐士眼里,半钱也不值。好国王 选那些不弄权不惹事的隐士来接班,奈何隐士多病,这就 难啦。

尧爷爷最后让王位给舜,一位贤臣。

舜爷爷到晚年也想起子州支父,要让给他。他还是那 句老话:“我害了忧郁症,正在治病呢,没空治天下。” 这病可长呢,害了数十年。登上王位坐天下,俗士看来, 不花一钱就购进了最贵重的最豪华的一套国具,子子孙孙 永远享受,何乐不为。在隐士眼里,健康比王位更贵重, 他不交换。隐士有道,不同俗士,以此。

舜爷爷只好让王位给善卷,也是隐士。善卷吃惊,当 面叫喊:“我独立在宇宙之中,冬披皮毛,夏穿葛麻,要 你王袍做啥!春耕播种,我有机会劳动劳动,哪像你呆坐 没用!秋收储粮,我有闲暇营养营养,哪像你昼夜瞎忙! 太阳出山我起床,太阳落山我睡觉,地广天高,何处不逍 遥!心满意足,哪来你的那些烦恼!进宫去弄权,给天下 惹事,对我有啥好!你太不了解我,既可悲,又可笑!” 善卷谢绝王位,随即入深山,云深不知处。

舜爷爷又想起一位耕友,家住在历山石户村,世代务 农,昔年与舜同耕,互让田边地角,传为美谈。舜派使者 去请他来接班。他说:“俺那舜哥背脊都累驼啦,使不完 的劲哟!”话中流露出讽刺的意思,指舜用力不用德呢。 这位昔年耕友怕舜找上门来,只好搬家。农具他背负,炊 具妻头顶,拖儿带女,逃亡海外,永别了石户村。

亶父是周文王的祖父,周民族的首领,后 世尊称太王,又称古公。商朝晚期,太王亶父 割据关中平原西陲,率族众住邠城 ,经营农牧。邠城北邻狄族,常来侵犯。太 王亶父献裘皮献丝帛,狄族头人拒收。献狗马 ,又拒收。献珠玉,仍拒收。原来他们要的是领土啊。太 王亶父召族臣宣布说:“狄族的老伯伯,狄族 的老大哥,是我们的邻居。打起仗来,杀邻居的儿子,杀 邻居的弟弟,我不忍心!在座各位都是我的族臣,侍候我 多年了,谢谢你们。从今以后,你们就留在这片土地上, 好好生活。给周族做臣,给狄族做臣,没有两样,不存在 卖族不卖族的问题。土地养活人类,凡是人,都养活,不 管哪个民族。这个道理,我懂!为了保住养活人的土地, 而去屠杀土地养活的人,我决不干!”

第二天早晨,亶父拄杖离开邠城。族臣族众纷纷 追随,马车牛车络绎上路,南去歧 山下,开辟根据地,继续经营农牧,后来建立国家。

太王亶父如此尊重生命,难得的好首领! 人能尊重生命,富了贵了就不会图享受而戕身害体,贫了 贱了也不会贪利益而累死累活。现在那些官做大了的级爬 高了的,不但不尊重百姓的生命,也不尊重自己的生命, 一见好处便上,哪怕坐牢杀头。假清醒的真昏虫呀!

越国宫廷,为争王位,三世国王一个接一个的被杀。 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人称王子搜,怕坐血污的王位,乃秘 密逃往南山,躲入采掘丹砂的矿井。越国无主,满朝忧惧 ,全国惊惶,到处在搜。百姓听说搜王子,于是叫成王子 搜,真名反而失传了。不久,查明躲在丹砂矿井,搜查队 员轮番喊话,王子不出。武将又去哭唤,文臣又去晓以大 义,仍然不出。最后采纳治鼠妙法,燃艾烟熏,才熏出来 。众人围上去,拖他登王车。他手拉绥绳登车时,仰天呼 喊:“父王啊!父王啊!你在天的英魂不能饶了我吗?”

王子搜并非害怕当国王,怕的是当国王不得好死。为 国捐躯,说来好听,可他不干。正因为他尊重生命,越国 上下非要他当国王不可。

韩魏两国领土毗邻,划国界有争议,都想多占一点边 边角角,互不退让,动辄武装冲突。韩僖王知道自己 国力弱,每次冲突总是自己吃亏,为此忧心忡忡,派人去 驿馆请贤士子华来商量。

这位贤士姓子名华,尊称子华子,信仰贵生主义,尊 重生命。子华子有言:“保全生命为上策。消耗生命是中 策。死乃下策。被迫偷生下下策。”子华子进宫来,见韩 僖王病恹恹的,晓得他又害了国界症,便说:“假设 现在天帝投下金牌一版,牌上镌刻着文字,共三句话:‘ 左手拾牌右手斩。右手拾牌左手斩。拾牌的人坐天下。此 令!’这版金牌正好落在你的面前,你拾不拾,国王?”

韩僖王说:“寡人决不拾哟。”

子华子说:“不拾就好,由此可见,你看重天下,更 看重两手。两手比天下更重哟,对吧。两手比天下重,而 全身又比两手重,是不是呢。至于小小韩国,比天下轻多 了。现在你要争的那点边角领土,又比韩国轻多了。从重 到轻排排队吧。全身,两手,天下,韩国,边角领土,有 五个量级。你为了最最轻量级的边角领土,弄得病恹恹的 ,愁瘦了最最重量级的全身,摧残了生命。太值不得啦! ”

韩僖王说:“妙!妙!这几天好些人跑来劝说寡 人,我还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妙语呢。”

子华子真懂得价值的轻重啊。

鲁国隐士颜阖,廉洁自守,又有才能,就是不愿富贵 。国王听说他有才能,懂得治国之道,想拉他入政界,便 派使臣送礼金去,算是先打招呼。使臣在一条破烂小巷内 找到颜家院子,入门遇见一个男子,麻布衣裳,正在饲牛 ,不晓得这就是颜阖。颜阖出牛棚来接待使臣,表情淡漠 。

使臣问:“颜阖家住这里吗?”

颜阖答:“住这里。就是我。”

使臣捧上礼金,说是国王的一点小意思。

颜阖拱手不接,说:“同姓同名的多。恐怕发生误会 ,害得使臣受罚。不如查问清楚再来。”

使臣想想也是,连说抱歉,回宫去了。再三查问,确 信无误,踅回颜家院子。可是人不见了。

许多人憎恶富贵,只因为爬不上去。颜阖憎恶富贵, 是因为他尊重生命。颜阖是真憎恶。

颜阖懂得治国之道,这是事实。国王想拉他入政界, 并非毫无道理。但是,颜阖信仰贵生主义,修贵生主义之 道而有得,其精华是用来治自身的。治好自身,还有剩余 ,兼有兴趣,用去治家治国。其糟粕留给别人拿去治天下 吧。这样看来,帝王的功业,对圣人而言,仅属业余爱好 ,可有可无,绝对的无助于养生保命。当今那些世俗君子 ,溷迹官场,往往急于进取,不惜轻生玩命,还美其名曰 舍己曰捐躯,岂不可悲!圣人做事情,先得弄清楚,付出 的是啥,取得的是啥,做得做不得。宝珠打麻雀,为啥招 人笑?付出的太重,取得的太轻,价值轻重颠倒了嘛。生 命重于宝珠,难道不该尊重?

郑国的列御寇先生,尊称列子,修道养德不做官,所 以贫穷,面有饥色,又不申请补助。旁边人看不惯,去给 郑相子阳先生提意见说:“列御寇该算是有道的学者吧, 托相爷的福荫,留居郑国,穷得那副惨样,莫不是相爷不 关怀学者吧?”

子阳当即吩咐官员送小米去。小米送到家中,列子接 待官员,再三拱手拒绝。官员没法,一袋小米又提回粮车 上。申请补助的读书人还有好几家,不愁送不脱。官员驾 车走了。

列子掩门入室,继续著书。他的太太扑上来,杏眼圆 瞋,捶胸叫骂:“人家都说俺嫁个有道的学 者,娘儿母子可享福啦。谁指望俺一家子饿得黄皮寡瘦的 哟!上头有大老官给你送口粮来,你倒稳起不要。命贱呀 !活该呀!”

列子笑太太见识短,说:“郑相爷还不是听人说我家 穷嘛,你当他真了解我吗。旁边人一句话,他就送小米来 ,何尝调查过呢。说不定以后旁边人又一句话,他就惩办 我,同样不调查。所以我说,太太,咱们不能要哟。”

后来,下面造反,杀了郑相子阳。造反派按补助的名 册揪相爷的走狗,没有列子。结局是这样,列子想不到, 感到后怕呢。

吴国大军攻入楚国,打到郢城,这是国都。楚昭王从 郢城撤退,丢了国都,北逃郑国。郢城屠宰场有个宰羊匠 ,名悦,人呼屠羊悦,碰巧跟随楚昭王逃难,一路顺手牵 羊宰了,侍候楚昭王,亦如平日在郢城屠宰场侍候一般顾 客那样。屠羊悦有羊宰就快活,没羊宰就不悦。末路宰羊 ,侍候国王,不觉得亡国有什么痛苦,也不感到从龙有什 么荣幸。

后来吴国撤军,楚昭王回楚国,驾返郢城,摆庆功宴 ,宣布凡是跟着他跑过一趟的皆是功臣,有赏。文武官员 从成的都赏了,轮到屠羊悦。众官员鼓掌,感谢他为龙体 的营养做出了辉煌的贡献,叫他快出来领赏钱。

屠羊悦出来,对楚昭王说:“大王丢了楚国郢城,我 也失了宰羊职业。大王驾返楚国郢城,我也恢复宰羊职业 。我的地位和待遇全都恢复了,还领赏钱做啥!”

楚昭王说:“你就勉强收下吧。”

屠羊悦说:“大王丢了郢城,罪不在我,我不敢请求 处罚。大王驾返郢城,功不在我,我不敢冒领赏钱。”

楚昭王说:“那就公开表彰吧。”

屠羊悦说:“按楚国的惩奖条例,立大功,受重赏, 才够条件公开表彰。论智力我不足以安邦定国,论勇气我 不足以杀敌御寇。吴国敌军攻破郢城那天,我吓坏了,溜 出北门,根本不是有心追随大王,当然更谈不上爱国主义 。大王不顾惩奖条例,现在要公开表彰我,就我所知,世 界上还没有这样的先例哟。”

楚昭王感动了,吩咐站在一旁的大将军子綦,说:“ 这个屠羊悦,地位那样低,见识这样高,真是难得。不公 开表彰也行,给他三公级的名誉和万钟米的年薪吧。按我 的意思起草文件,以你的名义传达执行。”

屠羊悦在阶下抗声说:“三公级的地位,我晓得比屠 宰场阔多了。万钟米的待遇,我晓得比刀血钱肥多了。不 过请慢,我怎能贪求地位和待遇,连累咱们国王蒙上滥赏 的恶名呀!在下承担不起,请放我回屠宰场吧。”

就这样,屠羊悦回绝了任何恩赏。

鲁国的隐士原宪,孔子的学生,家贫。孔子劝他做官 ,他不肯。他家的院墙已倒塌,仅剩土屋一间。上无片瓦 ,覆盖青草,没钱卖麦秸来盖屋。笆笆门借桑树做门轴, 推门叽咕响,屋内隔成二室,夫妻各住一室。北墙嵌破瓮 ,瓮口做窗口。天气冷了,窗口塞入破袄,挡西北风。就 在这间上漏下湿的土屋内,原宪安坐,弹琴唱歌。

鲁国的显士子贡,也是孔子的学生,家富。孔子夸他 口才好,会经商。这天他穿紫袄,罩白袍,驾肥马,乘高 车,来看望老同学原宪。小巷窄,马车进不去。子贡跳下 车,大声喧哗,呼唤原宪。原宪戴起桦皮帽,[革及]起草 拖鞋,拄杖出门迎客。

子贡嘻嘻笑,问:“老兄怎么一副病态?”

原宪顶撞说:“在下听说,无财产谓之贫,学道理不 实践谓之病态。现今我这样子,是贫,不是病态哟。”

子贡收敛盛气,面有愧色,不知说什么好。

原宪笑笑说:“做表现为了迎合潮流,交朋友为了发 展党羽,求学识为了侍候别人,办教育为了养肥自己,谈 仁义为了掩盖罪恶,炫车马为了矜夸得意,这一套我也会 的,良心不允许罢了。”

鲁国的寒士曾参,也是孔子的学生,家贫。在鲁国当 过官,后来卫国修道养德,重温早年的艰苦生活。冬天他 穿麻絮长袄,没有一件像样的罩袍。没有罩袍,等于退出 绅士阶级。脸部冷起冻疮,瘃肿泛红。自己去打柴挑水, 手脚磨起趼皮。春荒断粮,三天不生火。囊空无钱,十年 不添衣。帽子戴歪了,扳正吧,系绳却扯断了。衣领敞开 了,拉拢吧,腕肘却露出了。麻鞋缩水了,硬提吧,后跟 却挣裂了。就这样[革及]着鞋踏拍子,高歌《商颂》,声 满天地,如撞铜钟,如敲石磐,宏亮而清脆,听了惊心动 魄。那凛凛的正气啊,天子不敢命令他跪下来,国王不敢 聘任他当顾问。

原宪和曾参的故事告诉我们,养志自尊的人忘却健身 ,洁身自爱的人忘却营利,修道养德的人忘却用智。

孔子对学生颜回说:“颜回啦!家贫地位低,为啥不 当官?”

颜回回答说:“不愿意当官。城外有农田五十亩,天 天吃午饭,够了。城内有桑麻园十亩,年年穿丝麻,够了 。家中有琴一张,弦歌自娱,够了。心头有老师传授的道 理,优游自乐,够了。啥都够了,不愿意当官了。”

孔子冷静下来,反省自己,感慨说:“你的想法真好 ,真好!我相信,知足的人不悬念于利禄,自得的人不恐 慌于失败,养德的人不惭愧于低位。这三句格言我背得烂 熟,就是做不到。看见你做到了,我深受教益呢。”

颜回短命,至命不悔。

魏国的公子牟,有领地在河北中山国,人称中山公子 牟。身为贵族,欣赏庄子为人,公子牟抛弃荣华富贵,漂 泊江湖。为时既久,难堪寂寞,乃去请教魏国的詹先生, 一位贵生主义的学者。

公子牟说:“身漂泊在江湖之上,心徘徊在宫阙之下 ,我该怎么办啊?”

詹先生说:“请尊重生命吧。人最宝贵的是生命。有 这个前提,回头看名利,轻若微尘。”

公子牟说:“道理我也晓得,可就是把握不住自己呀 。”

詹先生说:“把握不住,必然放纵,胡思乱想跑野马 ,岂不徒劳精神,伤害你自己?把握不住,已经一度受伤 ,又强迫自己不要放纵,那就是二度受伤了。二度受伤, 反复折腾自己,生命得不到应有的尊重,长寿显然不可能 了。”

公子牟这样的大国王孙,抛弃了与生俱来的荣华富贵 ,跑去隐居,浪迹江湖,栖身窑洞,比起那些布衣草鞋穿 惯了的寒士,当然困难得多。大道遥迢,对他说来,路还 远呢。不过我们也得承认,他确有清高的意向,这也算是 难能可贵的吧。

孔子应聘去楚国从政,带一班随员学生离开鲁国,向 西南旅行,晓行夜宿八九天,经过陈蔡两国交界地,被民 兵误认为强盗团伙,困在荒村,陷入绝境,断炊七昼夜, 快饿死了。第八日晨,被准许生火,熬一锅野菜汤,不见 一颗米,大家分着喝。孔子脸色疲惫,还在屋内弹琴唱歌 。颜回蹲在门外拣择野菜,低头不语。子路和子贡在那里 闲聊。子路说:“这些年跟老师保镖,可倒霉啦。在咱们 鲁国,受国王冷遇,他不得不辞职,一走了之。到宋国去 传授古礼,官方不给课堂,只好在树下演。古礼一演完, 官方叫人把树砍了。又到卫国演说,被官方驱逐出境。停 过车的地方都被铲了地皮,说那上面有老师的脚印,所谓 劣迹。后来又去殷墟,去周都,求职不得,讨乞回家。现 今又被围困在陈蔡两国的交界地,喝野菜汤。这些年来, 杀老师未遂的刺客,被我擒拿,押送官府,无罪释放,好 几起了。还有更气人的,什么混帐东西都有权来抓人,敢 把老师捆起!”子贡说:“听,还在弹唱。所谓君子,脸 皮就该这样厚吗!颜回老兄,你也太君子啦!”颜回赌气 不理睬,到屋内去告诉孔子。孔子推开琴,叹息说:“这 两个小人哟!叫他们来,听我训话。”

子路和子贡进屋来。

子路说:“这还不算山穷水尽了吗,老师?”

孔子说:“你这叫什么话!君子有道,坚定地走下去 ,便是通,便是达。动摇了,不走了,才算穷,才算尽。 孔丘我,你们的老师,生逢乱世,抱负仁义理想,横遭迫 害,仍不动摇,能说我已山穷水尽了吗!所以,考虑今后 该怎样走下去,绝不意味着道路已穷尽。危险逼到面前来 ,也不要丢脸丧德。严寒来了,打霜下雪万木凋了,我们 才发现松柏的健茂。陈蔡绝境,在我看来,算有幸吧。”

训话完毕,孔子继续弹琴唱歌,神态潇洒。子路振奋 ,操起矛杆子,来一段武舞,杀声震耳。子贡拍额头,连 声说:“天啊天,原谅我不知道你的高吧。地啊地,原谅 我不知道你的厚吧。”

道家先辈人士,与孔子相比较,有些不同。不同之处 就是他们山穷水尽也好,四通八达也好,同样快乐。他们 快乐,与穷通没关系,既非乐于穷,亦非乐于通,他们修 道养德,抱负道德理想,视穷通为人生道路上的寒暑雨晴 ,很正常的循环现象,不放在心上。这就是为什么不愿意 即王位的许由,遁迹箕山,洗耳颍河,自得其乐。这就是 为什么代理过周天子的共伯,被废黜后,隐居共山,处之 泰然。

舜爷爷到晚年让王位给子州支父,给善卷,给石户村 一位农夫,三让让不脱手,急得团团转。于是有第四让, 让给一位邶国友人,名叫无择。无择感到意外,心想:“ 怪哉!这位大老官,出身泥脚杆,不安心做庄稼,跑去投 靠尧帝,讨好卖乖。讨了卖了,意犹未足,还想把他受过 的污辱转嫁给我受!在他眼里,我也是个讨好卖乖的人。 天啊,羞死我啦!羞死我啦!”蒙面大哭,没脸见人。跑 出门去,河边找到一处清花亮色的深潭,一头栽下去,自 沉而死。

夏朝未年,暴君桀王统治黄河下游,国势危,天下乱 。商民族领袖成汤趁机会扩张领土,割据黄河中游,秣马砺 兵,准备推翻桀王。臣弑君,下犯上,还须 社会贤达支持,才好名正言顺。所以成汤扯旗造反以前, 恭请著名隐士卞随先生前来商量军政大计。

卞随说:“造反我外行。不要找我吧。”

成汤问:“谁内行?”

卞随说:“不了解。”

成汤又请务光先生,也是著名隐士,前来商量军政大 计。

务光说:“不要找我吧。造反我外行。”

成汤问:“谁内行?”

务光说:“不了解。”

成汤说:“有个小臣,姓伊,现任尹官,跑腿的,从 前是有莘氏族的家奴,擅长烹调,你也认识。这个伊尹, 你觉得怎样?”

务光说:“能力强,脸皮厚,所谓任劳任怨。其他方 面我不了解。”

成汤礼送这两位社会贤达回山去,然后提拔久经考验 的伊尹任军师,同他商量讨伐桀王,夺取天下。天下转手 ,赶跑桀王,建立商朝。这就是儒家赞美的成汤革命。成 汤知道百姓不会驯服,提出让王位给卞随,利用他来收买 民心,演傀儡戏。

卞随拒绝,说:“大老官你讨伐桀王,找我商量,显 然认为我也是贼。打垮桀王,你又要让王位给我,显然认 为我也贪赃。生逢乱世,我已不幸,而你,一个不道德的 贼人,还要把受够了的污辱转嫁给我受!我受不了啦!再 也受不了啦!”于是跑到稠河,投水自沉而死。

成汤又提出让王位给务光,说:“智士筹谋,武士执 行,仁士掌权,这样才合乎自古以来的道德传统呀。难道 不该你即位吗,可敬的先生?”

务光拒绝,说:“造反废掉国王,不义!打仗屠杀人 民,不仁!士兵冒险牺牲,长官坐享富贵,不廉!我记得 格言说过,不干净的俸钱领不得,不道德的国土住不得。 何况是王位,那还坐得吗!这样活下去,我受不了啦!再 也受不了啦!”于是跑到卢沟,背负大石,涉水自沉而死 。

商朝未年,暴君纣王统治黄河流域,国势危,天下乱 。周民族领袖武王趁机会扩张领土,割据关西平原,秣马 砺兵,准备推翻纣王。臣弑君,下犯上,还须社会贤 达支持,才好名正言顺。所以武王扯旗造反以前,散布信 息,招纳各路头面人物,壮大声势。信息传到辽西的孤竹 国,添醋加油,非常动听。孤竹国有隐士兄弟二人,伯夷 和叔齐,听了睡不着。伯夷说:“那信息也许是真的吧。 关西民风淳朴,很可能出圣人。”叔齐说:“西方既然有 王道乐土了,咱们去投靠吧。是真是假,总得亲自看看才 好评判。”

伯夷叔齐兄弟备足一个月的炒米,向西旅行,渡卢沟 ,再向南,涉漳河,到首都朝歌城。入城目睹了病态的繁 荣。那么多官马商车,酒馆妓寮,歌台舞榭,流氓窃贼, 令隐士恶心,令寒士哭泣。溯黄河而西行,混入逃荒的饥 民群,直抵函关。翻山渡涧,绕过边境检查站,进入平原 。所谓王道乐土,同样路有饿浮,而且村村都在点兵,像 要公开造反,令人失望。两千里的跋涉结束于周民族的政 治中心,歧山南麓的歧阳镇。来都来了,回不去了,且往 难民收容所报到吧。

住在收容所,伯夷叔齐泄漏了自己的身份。武王听所 长报告说是孤竹国的王子,便派叔叔姬旦,就是周公,前 去接见。周公要他俩代表孤竹国,而不是以隐士的身份, 赞助讨伐纣王。周公宣布双方盟约。有优待他俩的条款, 文曰:“年俸提两级。官阶授一品。”盟约文本当场洒浸 牛血,埋在盟台底下,以示郑重。

仪式结束,伯夷叔齐瞠目对视,觉得太滑稽,忍不住 笑了。伯夷说:“嘿,这就怪啦!这不是咱们心目中的圣 道吗!从前炎帝,那个神农氏族老酋长,治理天下,冬至 祭天,夏至祭地,春分祭日,秋分祭月,重视态度虔诚, 从不求神赐福,更不会求神保佑造反成功。炎帝待人,强 调老实服管,此外一无所求,更不会村村点兵扰百姓了。 现存体制出了问题,他乐意加以修正,而不是彻底推翻。 现存秩序出了问题,他乐意加以整顿,而不是坚决砸烂。 他不希望别人垮台,自己好夺权。他不希望别人低劣,自 己显能干。他不希望时来运转,自己飞上天。现今周家看 见商朝国势危了天下乱了,就赶快建设自己的体制,就加 紧巩固自己的秩序,想造反,坐江山。他们崇尚阴谋,贿 赂商朝的官员。他们凭藉刀枪,保住自己的威严。他们招 纳各路头面人物,宰牛结盟,表示说话算数。他们大做其 高姿态,取悦群众。他们大打其讨伐战,捞获利益。这是 用叛乱取代暴虐哟!”叔齐说:“哥哥,咱们不是听老师 讲过吗,从前的读书人,世道好了勇于服务,世道坏了耻 于苟安。现今天下黑暗,哪有王道乐土让咱们去服务哟! 周家既然道德衰败,投靠他们,玷污自己,倒不如逃走, 保自身清白。”于是兄弟二人晚上逃出了歧阳镇,穿过关 西平原,混出函关,偷渡黄河,到风陵渡,北去首阳山, 饿死在山上。

伯夷叔齐这一类人,就算富贵送上门来,也不会伸手 去拿的。品德高尚,行为古怪,不在乎别人怎样说,只爱 惜自己的选择,终身不做乱世帮凶,两位隐士的大节,就 是这样吧。

庄子,杂篇,让王
《庄子:杂篇·让王》相关阅读
猜您喜欢
国学推荐
唐诗三百首古诗词鉴赏经部古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先秦诗人古诗词考题史部全唐诗古诗十九首

庄子:杂篇·让王_原文及解释翻译

国学梦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国学梦 M.GuoXueMeng.Com

皖ICP备16011003号-2